砚边点语

中国是世界文明古国之一、绘画是祖国历史长河中的一条重要支流、源远流长、波澜壮阔。远在原始社会里、我们的祖先已开始在生活中孕育了绘画的胚胎。钻孔石珠、骨器、兽牙等遗物的发现表明了远古人类的一定程度装饰意图的美术活动。至唐、宋中国绘画艺术达到鼎盛时期。人物、山水、花鸟画皆得到迅速发展、风格异彩纷呈、盛极一时。同画嘉陵山水、李思训三日之功、吴道子一日而成、密体与疏体的不同、金碧辉映的青绿山水、水墨混融的破墨山水、工笔与写意各有千秋。

君子之所以爱夫山水者其旨安在?丘园养素、所常处也、泉石啸傲、所常乐也、渔樵隐逸、所常适也、猿鹤飞鸣、所常亲也、尘嚣缰锁、此人情所常厌也、烟霞仙圣、此人情所愿而不得见、”古代逸情雅士所追求的这种境界让我迷恋、本乎立意、归乎用笔、展于绢素。工笔画精致的钩线、讲究的构图、绚丽的色彩深深地打动了我。每一次对古画的临写、赏析都是与先贤的心灵交流、画境或虚幻、或荒寒、或萧散、或淡雅、或简约、或拙丑……涤人心肠、让我沉醉其中、心神往之。近代著名学者王国维在谈到中国诗歌发展规律时说:“四言蔽而有楚辞、楚辞蔽而有五言、五言蔽而有七言。古诗蔽而有律绝、律绝蔽而有词。盖文体通行既久、染指遂多、自成习套、豪杰之士亦难于其中自出新意、故遁作他体、以自解脱。一切文体所以始盛终衰者、皆由此。”绘画何尝不是如此、中国绘画至现代可谓空前繁荣、比之宋画在表现手法和面貌上已有很大改观。在当今绘画领域里我的老师李魁正先生是一位开宗立派的大家。写意画的泼绘、工笔画的冲渍、点彩、撞粉等法充分的丰富了工笔画的创作技巧、以中国绘画的主导思维结合西方绘画的色彩、独开生面、蔚然大家。在李魁正老师的教诲与影响下、我深知要成为一个既有传统功底又要有创新意识的画者。“我有我法”是我的左右铭,我有意在没骨绘画上探究、从立意、题材、构成、色彩技法等方面力取做到让作品有内涵、有思想。我是一个唯美主义者、将自己对大自然的热爱融入笔端、捕捉山川、河流、树木、花卉、禽鸟神韵、表现宁静典雅之美、万物争荣之象。

每创作一幅画都是作者对大自然的体察、感悟、物象必须吸引你、震撼你、你画出画来才会有共鸣。我在广东湛江公园看到一夹竹桃花、墨绿的叶子簇拥着粉红色的花朵、遒劲有力的老杆穿插其中。微风拂过、花叶轻舞、象潮水一样涌动、甚是壮观。在我国北方是见不到如此繁茂的景象、也许是我初到南国、见此美景兴奋异常、我决心要好好的把它画下来、之后就有了“南国春潮”的诞生。春风时至、带来了满山遍野的绿树红花、丁香花也随既绽放了自己的风彩、有粉红色的、白色的、紫色的、一棵树紧挨着一棵、花团锦簇、真是花的世界、花的海洋、丁香花也是我爱画的题材。象作品“湖山清晓”“浮云横黛”碧玉红装”都市风景线”“幻蝶”等都是有过感动、有过心潮澎湃、有过对大自然的敬仰、才画出来的。

我认为一位画家不要为“风格而风格”、不要让以前的面貌、题材、表现手法而束缚、要敢于探索、敢于推反自己、我想这样才会有进步、不然以前这样画、现在这样画、以后还这样画、这样固然能让人记住你、但也限制了你的发展。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2016年元月于北京云泽轩、庞银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