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法艺术家姜明姬:描绘天地捕捉穹苍

近日,旅法艺术家姜明姬个展天地正于TAG·西海美术馆展出中。此次展览作为第17届中法文化之春的艺术交流项目之一,由法国前总理多米尼克·德维尔潘,以及潘雅德担任策展人,呈献了旅法艺术家姜明姬约90幅作品,包括她在1960至1980年代完成、甚少公开展出的珍品,以及近期完成的新作。

「我所描绘之事物,无法以任何具象方式表达。这是层层累积的观察,比如试图捕捉穹苍,进而捕捉整体,而非仅限于某朵茶花或某块岩石。」

——姜明姬

姜明姬于韩国济州岛的工作室,摄于2021年(图:ArtDrunk;由维尔潘画廊提供)

于1947年出生于韩国大邱的姜明姬,以她所创作的大自然画作显现出一种无垠而纯粹的感性。姜明姬往返于韩国与法国之间,她曾于首尔大学美术学院修读美术学系,后于1972年移居法国。她的艺术创作一直深入探究大自然的奥秘,亦即精神世界与物质领域在天地间相遇的微妙平衡。她的作品富含诗意和哲理,让观众得以窥探自然世界的神秘维度。

艺术家姜明姬以抽象绘画语言组合着自然生态的绝美,呈现自然中隐藏的维度——大自然、时间、地平线、色彩和冲积层的原始力量,在姜明姬的画作中汇聚、增强并逐渐引导观众探知新生命的证据,如洪荒之初的薄雾、泉水或密林。她的画室位于济州岛上,隔海被朝鲜半岛、日本列岛和儒家圣地山东半岛三面包围,为艺术家提供无穷无尽的探索空间。西海美术馆山海环拥,通过建筑与植物将光影、空间与艺术融为和谐共生的整体,映射着自然流转变化的瞬间,营造着充满精神性的空间氛围。

姜明姬,《蜀葵》 布面油画,97 x 146cm,2023

姜明姬,《大平湾》 布面油画,91 x 116.5cm,2009-2013

姜明姬,《北园》 布面油画,460 x 520cm,2002-2010

99艺术网采访艺术家姜明姬

旅法艺术家姜明姬在展览现场

Q:首先来聊聊最初为什么会选择学习艺术,从什么时候起决定要成为艺术家?

姜明姬:艺术是我回答问题的方式。首先,我问自己,什么是自然,然后在某个瞬间我突然意识到,绘画才能让我找到答案。绘画对我来说如同呼吸一般自在,令我感到健康且强大,让我活出自己的人生。每天早上我从睡梦中醒来,都会观察身边充满魅力的风光,倾听来自自然的提示。这些迹象指引了我的下一次创作,甚至我人生的下一步。

我从未决定成为一名艺术家。从我出生起,观察、学习、思考是我一直在做的事情,直至今天也是一样。

Q: 1972年移居法国,在那里您结识了众多艺术家与诗人,分享当时比较欣赏的艺术家?与我们聊聊当时与赵无极之间的交流?

姜明姬:1970年代,我和我的丈夫林世泽一同前往了法国,在艾克斯普罗旺斯学习法语,后来搬去了巴黎,并在那里和许多世界著名艺术家相遇并深度交流,其中就包括赵无极。

我们也共同参加了1997年第一届上海艺术博览会以及2004年韩国国立当代艺术博物馆的展览《宣言》。

Q: 您的艺术创作一直深入探究大自然的奥秘,我们看到充满魅力的光影,同时从作品名称中看到了来自地理空间的暗示,请问您是否经常在自然中写生,是否由不同的风景带来创作灵感?

姜明姬:实际上我所有的绘画都受到了大自然中景色的启发。开始一件作品前,我会对物体或风景进行观察,即可以理解为写生画。

我喜欢长时间地观察自然,并常常对一块石头或一片水面着迷。我会用纸本水彩、水墨、粉彩等不同的材料去模拟这些自然元素。有时候,我会不急于行动,而是先专注于眼前的自然景色,并在内心做好绘画的准备。不过,当一种被我称为决定性的瞬间的时刻到来时,我会抓住这一瞬,将它放大成一种持续性的创作冲动,并投入绘画之中。我下笔的动作坚定而迅速,你可以从我的画布上简短而有力的笔触中看到这种能量。微小而多彩的笔触相互叠加,仿佛在画布上跳舞。这重现了决定性的瞬间——来自自然的呼唤。

Q: 作品中呈现出独特的肌理感,令人联想到朦胧的薄雾,与我们分享创作时的心理精神状态?

姜明姬:当我站在画布前时,我的首要任务是真诚的面对我的所见与所画。当然,并非一件作品中的每一笔都能真诚的反映当时的状态,但即便是我失败的尝试也会被真实的留在画面中。

在作品中,我不会设置明显的分界线将空间分割开来,但也没有给观众的目光留出向画面外游离的路径。像很多中国画大师一样,我也喜欢运用散点透视法进行创作。一个透视的焦点在画面中不是必须的,因为这会将观众限制在单点透视的空间之中。这也是我创作观念的基础之一:对自我和人类客体性的哲学思考。如果自我被稀释在自然之中,一切将会怎样?我在作品中增添了许多纹理和光面效果,让画面看起来像是一片透明的皮肤,上面的血管清晰可见。自然和人在此融为一体。

Q: 您同时还是一位诗人,您的作品中无疑充满了美妙灵动的诗意,在您看来,诗歌的创作与架上作品的创作有何不同与共同之处?诗歌与绘画是否相互影响?

姜明姬:我认为两者本质相同。做诗时你好像孩子一般,写下自己的惊讶与震撼。画画也是一样,你会画出自己感受到的震撼。你会好奇,想了解更多,想知道其中的原因。即使是耗时许久的作品,你仍然需要从中感受到意外的一面。或许某天、某个清晨,我会看看自己已经完成的画面,找到一些出乎意料的变化,然后打开通向另一个维度的一扇门。

多数时间里,我会在画画,而多米尼克·德维尔潘会写诗。两年之中,我们多次互相分享自己的作品。最终,我绘制了二十幅粉彩画和一幅巨幅油画,《中国海》,多米尼克则撰写了十多首诗歌。我将我们的作品汇总,并将这个系列命名为《关于中国海的通信》。我希望未来有机会将它出版成册。

Q: 您对传统东方艺术有深入的研究,与我们分享您欣赏的传统东方艺术作品,哪些品质影响到您的创作?

姜明姬:我希望通过以下2件优秀的中国传统绘画来回答你的问题。

《读碑窠石图》北宋 李成 绢本 立轴 墨笔 126.3cm×104.9cm 日本大阪市立美术馆藏

传 五代南唐 董源 《龙郊宿民图》绢本 156×160cm 台北故宫博物馆藏

Q: 面朝大海的西海美术馆中独特的光影效果与您作品中的光影形成了某种令人惊喜的呼应与共鸣,是否与隔海相望的济州岛的环境也有相似之处?如何看待本次在青岛的个展?

姜明姬:这是我在中国的第五次展览,它对我的意义也极为特殊。这次展览包括20世纪60年代以来不同尺寸的绘画作品,同时也是我不同地方创作的成果。我也希望有一天,青岛著名的小珠山会进入展厅。

99艺术网采访策展人多米尼克·德维尔潘、潘雅德先生

策展人多米尼克·德维尔潘在展览现场

策展人潘雅德在展览现场

Q:与我们聊聊促成本次展览的机缘?

潘雅德:本次展览是作为中法文化之春的艺术交流项目之一,我们与艺术家共同评估在青岛做她个展的可能性,筹备本次展览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就像绘画,经过我们与艺术家长时间的讨论与思考,展览的构架才逐渐清晰并得以成形。

实际上西海美术馆展厅的空间本身也启发了我们对于参展作品的选择。随着对展厅空间和其中光线的了解,参展作品的清单也在改变。这次艺术家作品展出的西海美术馆的空间十分独特,会有大量的自然光透过玻璃射入展厅,窗外我们能看到青山环绕的碧海蓝天,因此在综合考虑了空间及光线的情况下,才最终决定了参展作品清单。最初我们计划展出艺术家的近期新作,在看到美术馆空间后,决定加入她早期较大尺幅的作品。

姜明姬个展天地于TAG·西海美术馆展览现场,图片致谢西海美术馆

Q:艺术家姜明姬作品中最吸引您的品质是什么?

多米尼克·德维尔潘:在我看来,姜明姬用绘画的方式来重写历史,她的作品能激发出一种奇妙的体验,仿佛我在看那些在欧洲洞穴中发现的原始艺术。她的作品提供给观者以一种充满敬畏感的方式来看待自然,同时呈现出对于现实的描绘。但这种现实是她眼中的现实,是在不断改变着的当下,绝非对于现实所见的复制,而是某种以不同眼光看待世界的融合。所以在她的绘画中,我们看到了丰富多彩的、充满了氤氲雾气的变形的景象。

她的作品让我们充分认识到物质世界与精神世界的多样性,诗歌成为她绘画中重要的精神养料。她作品中最动人之处在于捕捉了某种生命中的瞬间,不仅仅是关乎自然,而是似乎凝固的时间,景色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改变,而光证实了这种改变。一天中不同时刻的光造就了不同的景色,艺术家用作品让我们看到其中微妙的变化。

姜明姬个展天地于TAG·西海美术馆展览现场,图片致谢西海美术馆

Q:是否经常与姜明姬老师一起讨论绘画与诗歌的创作?

潘雅德:诗歌就是我们认识这个世界的美妙旅程,绘画也是诗意的看待生活的方式之一。去年9月我们前去拜访艺术家位于济州岛的工作室,有时我们会交换关于创作的想法,有时我们就是静静的坐着。有时我看着她的绘画中的景象,就像某个我曾去过的地方。实际上一件优秀的绘画作品会让人产生很多联想,也许并非某个确切之处,但却能传递出惊人的精神力量。

关于绘画、诗歌与这个世界中的种种问题,姜明姬做了很多思考,也许并未能得到问题的具体答案,但她一直保持思考。她绘画中的诗意与韵律感让我们得以领略过去被我们所忽视的世界的美。

Q:这次正这次展览正值中法文化之春的艺术交流项目,如何看待西海美术馆,以及西海美术馆创始人以创造艺术社区的构想来实现此区域的发展?

多米尼克·德维尔潘:在青岛这样一座美术馆中,创始人孟宪伟先生为美术馆以及当代艺术倾注了巨大热情与精力,这让我们看到了未来更多可能性,为像姜明姬这样的艺术家提供优秀的跨文化平台,在中国、法国以及韩国之间构建广阔交流的机会。

姜明姬女士的展览是一场完美的与自然之间的对话。建筑与她绘画之间的对话提供了一种极致的自由感,充满了成千上万的可能性。无论是建筑本体,亦或是文化定位,西海美术馆立足青岛,与周边的自然环境共同为我们打造一个奇妙而独特的空间,在这里带来艺术家与公众之间的邂逅。

西海美术馆外景,图片致谢西海美术馆

西海美术馆外景,图片致谢西海美术馆

 

更多展览现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