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有人愿意花上千万买一个马赛克头像透视CryptoPunks的市场潜力

财富杂志(Fortune)在今年6月曾如此评论:“NFT是2021年最热门的资产,这是因为投资者并不满足于蓬勃的,并无时无刻不在寻找能超越它的投资物。”

虽然这篇报道问世时,这个观点显得很不靠谱(因为6月NFT的交易量暴跌至1.6亿美元,不及巅峰的10%)。但仅仅两个月后一切就反转了,NFT市场迎来爆炸式的反弹。根据Dune Analytics的数据,8月份,承接全球98%以上NFT交易的平台OpenSea交易额超过了30亿美元,环比7月的3.15亿美元大涨850%以上,创下了NFT单月交易的历史新高。

NFT的二次爆红,部分原因是加密货币从7月底至今正朝着历史高点快速回升,同时“币圈巨子”们仍又希望在不将虚拟货币转换为法币的情况下,将巨额资产多样化的意愿。此外,由于价格越来越贵,NFT在现实世界与社交媒体中的影响力也在逐步发酵,更多币圈之外的“FOMO”(Fear of Missing Out,错失恐惧症)资金加入其中,共同造就了第二次NFT浪潮。

虽然大抵来说,我认为这种增长难以持续,对于整体NFT艺术市场的长期也并不看好,但对于个别项目却有不同的看法,尤其是在在这股热潮中表现最好,也值得关注的项目之一:CryptoPunks(加密朋克)。

 

烈火烹油的市场

根据行业跟踪网站CryptoSlam的数据,8月份CryptoPunks的交易额冲到了6.72亿美元(占NFT市场20%以上),是该项目启动四年来的最高单月成交。而今年7月份,CryptoPunks的交易额才刚首次突破1亿美元,达到了1.35亿美元。经由这一波成交高峰,Punks的历史总成交也来到了11.7亿美元,成为历史第二卖座的NFT(仅次于Axie Infinity)。

点燃导火索的是Visa,这家巴菲特持股的著名的信用卡公司在8月23日宣布以49.5以太币(约合15万美元)的价格,买下CryptoPunk的第7610号,也标志着这家金融服务类名企正式进入NFT领域。

VISA购买的CryptoPunk#7610,是一个留着莫霍克发型、涂着口红和绿色眼影女朋克

在动辄上百万美元的CryptoPunk交易中,15万美元的价格其实不贵,甚至可以说非常低,接近当时的地板价(即可接受的最低价格)。但就像埃隆·马斯克(Elon Musk)接受比特币支付特斯拉,以及推特上为狗狗币站台等对虚拟货币的疯狂刺激一样,VISA的入局经过社交媒体和币圈的解读夸大,也制造了一波CryptoPunk抢购涨价潮。

据专注于NFT领域报道的新闻网站CoinDesk消息,就在Visa宣布购藏的消息发出后的一个小时后,就有90个“CryptoPunks”被交易。到8月23日下午,陆续有203个“CryptoPunks”售出,单日成交首次超过1亿美元。而到了8月28日,CryptoPunk的24小时成交额超1.43亿美元,再度刷新了单日成交纪录。

Cryptoslam追踪的CryptoPunk成交走势图,8月28日达到顶峰

整个8月,共有2516个CryptoPunk成交,平均售价26.7万美元。其地板价也从8月初的不到10万美元,涨至月底的35.2万美元(数据截至9月1日),暴涨速度相较虚拟货币有过之而无不及。

CryptoPunks启动了一场

为什么以VISA为代表的新玩家将目标对准了CryptoPunk?

首先,相较于如今市场上数不胜数的NFT项目,CryptoPunk的基本面是最好的(虽然谈论虚拟物品的基本面显得有点愚蠢,但我还是想这么说)。

被誉为NFT鼻祖的CryptoPunk创制于2017年6月,当时NFT概念尚未完全确立,更没有市场。纽约软件公司Larva Labs原本是打算做一批手机app或游戏的头像,于是根据算法生成了1万个24 x 24像素的8-bit头像,每个都有自己随机生成的独特朋克外观和特征。

原本Larva Labs是打算进行出售,但无人问津。于是他们改变打法,自留其中1000个头像,再把余下9000个免费发放给拥有以太坊钱包的用户,所有头像就被抢夺一空。

玩家获得头像后,可以自由转卖。每个头像都有专属页页,仔细列明长相特征和完整交易记录。每件作品的拥有权记录均可追溯,会记录于区块链之中,于是形成了CryptoPunk的二级市场,也为现今NFT市场奠下基础。就像比特币永远是币圈人心目中的信仰,横空出世的CryptoPunk也具有相似的历史地位。

其次,CryptoPunk的PFP模式,定下了此后大多数NFT项目的玩法。PFP项目最开始往往会一次性生成数千个NFT,所有NFT都使用一组固定的数据来通过算法组合在一起,整体数量有限,但每个又各不相同。通过这种方式,这类PFP项目的规模就会变得更大,而不像其他NFT类型那样作为一次性数字艺术而存在。

同时,每个看起来差不多的马赛克头像又根据性别、种族、、肤色、发饰、发型、纹身等多种随机因素各有不同。如10000个CryptoPunk头像中,男性角角占6039个,女性占3840个。余下还有88只绿皮肤僵尸、24只长毛猿猴、9个浅蓝色皮肤外星人。头像的稀有度,曝光度、以及买家群体的主观意愿会影响每一个头像的价格。

Larvalabs官网上,目前最贵的12个CryptoPunk

目前以太坊链上价格最高的CryptoPunk是3100号,它是9个“外星人”之一,2021年3月11日以758万美元(折合人民币4900万)价格交易。值得注意的是,价格最高的前10个“朋克”全部都是2021年交易的,其中2个是“外星人”系列,3个是“猿”,5个是“僵尸”。7252号和2140号两次交易都上榜,前者在8月24日刚刚以约合533万美元价值成交。

而在传统拍卖行里,最贵的CryptoPunk是6月10日在苏富比网拍里成交的7523号,以1175万美元(折合人民币7600万)成交。所谓物以稀为贵,这一头像同样是9个“外星人”之一,同时也是唯一一个带著口罩的图形,反映也忠实记录了当今人类史无前例的一种生活样貌。

 

以1175万美元天价成交的CryptoPunk#7523

这让NFT更像是传统收藏品,能在更广泛人群中流行起来,并让他们将某种性格与角色联系起来,甚至最终形成“粉丝圈”。目前最热门的项目Bored Ape Yacht Club(猴子)、Mutant Ape Yacht Club(突变猴)、Meebits(直角肩)、The Doge Pound(狗狗)虽然走上其他不同的美学风格,但内核大多沿用了PFP模式。

Bored Ape Yacht Club

 

Mutant Ape Yacht Club

Meebit

The Doge Pound

除此之外,CryptoPunk也是NFT中最快破圈的。除了VISA等众多品牌入局外,7月7日,迈阿密艺术博物馆(ICA Miami)宣布收藏“CryptoPunks”中的5293号,这也是第一件进入主流博物馆收藏体系的NFT作品。苏富比、佳士得早在几个月之前也以高价出售过多个CryptoPunk。众多因素加持,都塑造了CryptoPunk稳固的基本面。

 

迈阿密艺术博物馆收藏的CryptoPunk 5293号

 

CryptoPunk的市场潜力

我看好CryptoPunk的原因,除了它是NFT市场快速牛熊转换中整体价格波动影响相对最小、护盘人最多的项目外。还因为这个项目的设计感,已经成为代表币圈人士和爱好者最偏好也最常使用的图案。以币圈人士使用社群媒体首选的推特帐号来说,若以#NFT为关键字搜寻,几乎10个帐号中就有至少一位以CryptoPunks作为头像,足以证明认同或喜爱这个设计的比例很高,其社交货币属性越发明显

Jay-Z和CryptoPunk的漫画,图片来源:BSC News

第二、CryptoPunks像素风在艺术上并非原创(如法国艺术家Invader即为这类「像素」风格创作者之先驱),但这系列却在推出之后,确立了这个同时带有时代科技感,并在同中求异的各别人像的鲜明个性中,达到当代艺术中,大受欢迎且符合「高辨识度」需求的商业特色,起义后甚至有机会发展成上万名带有独立个性IP的潜力,将来衍伸发展出如《辛普森家族》般的剧集或游戏(如当红的游戏结合NFT项目Axie Infinity),甚至更进一步发展成CryptoPunks宇宙,延伸处包括故事、公仔、影片等衍生性周边都不令人意外。

第三, 在币圈中具有指标性意义的”大鳄级“NFT收藏组织Flamingo DAO的实时收藏中,CryptoPunks的库存数量有增无减,且居各种NFT收藏品中前三位,达215个(考虑到CryptoPunks较高的平均价格,这应该是该组织仓位最重的项目)。这个去中心化组织的投资者各个大有来头,在币圈中都有一呼百应的本事。对习于FOMO的高端区块链社群来说,大鳄们的所作所为自然会成为重要的参考依据。

CryptoPunks在街头广告牌上,图片:dia dipasupil / getty images

尽管NFT正迅速成为主流,但这个新兴行业的人气飙升也伴随着风险。就像加密衍生品交易所FTX的首席执行官萨姆·班克曼-弗里德最近接受CNBC采访时所说的:“这可能会导致难以置信的利益和财富。但如果哪天飞机坠毁了,而没人弄清楚发生了什么,人们的嘴里也会有酸味。”

来源:雅昌艺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