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他会成为康熙钦定的画坛盟主唯一私人收藏的王原祁奉敕之作秋林远黛图道尽其中玄妙

喜爱文房书画的康熙皇帝,时常要求御前臣子,当场进行书画创作,康熙皇帝对观摩王原祁作画与山水,更有着超乎帝王身份的如痴如醉。《娄东耆旧传》里就有这样一段生动的场景描绘:“在直庐,上幸南书房命王氏画,王氏执笔跪,上必曰起,王氏伸纸染翰,上凭案观之,并指示六法,王氏手挥口奏,移晷,上未尝不称善。”

此段记载中,在“御前染翰”的主人公正是王原祁

其实,康熙命王原祁作画并非偶然,唐孙华在《王原祁墓志》说得清楚:“既官京师,请乞者户屦恒满,往往流传。禁中得经御览,上深加赏叹。尝召至偏殿,观其濡染,上益喜。每召诸大臣至内苑赐宴赏花,公必与焉。”由此可见,王原祁在受康熙帝关注之前,就已经通过文人交游获得了极高的声誉,并借着人际网络,使自己的声名传入当朝天子的耳中。

康熙三十九年(1700)的正月初,王原祁在丁父服忧后,赴畅春园向圣上请安,而这次“请安”很可能正是康熙借以考察王原祁绘画方面实力的特殊召见。事实也证明,王原祁通过了康熙的考验,获得康熙对他的认同,并且开始进入内廷供奉笔墨。也是从那时起,王原祁开启了 “应制绘画”创作时期。

今秋,永乐秋拍重磅现身王原祁《秋林远黛图》,作品左侧下部,有王氏的题款和钤印,工笔正楷两行书写:“臣王原祁奉敕恭画”,款下铃盖朱、白文方印“臣原祁”,作为康熙年间最重要的词臣画家之一,这是唯一一件私人藏的王原祁“奉敕之作”,更是其中最具恢弘气势之作 。

著 录

1.《内务部古物陈列所书画目录》,1925年,京华印书局出版。

2.《现代评论》1925年,顾颉刚《古物陈列所书画忆录》。

出 版

1.《第二届北京·中国文物艺术博览会·古代书画》2010年十月。

2.赵锐《宝蕴楼藏画中的王原祁“秋林远黛图”轴》,《艺术新闻》2011年一期。

3.《嘉德二十年精品录·古代书画卷》,图版316,故宫出版社,2014年。

展 览

1. 第二届北京·中国文物艺术品国际博览会(2010年10月)展出。

近日,由永乐拍卖主办的“樂·赏——谈谈王原祁”雅集在永乐艺术空间举行,出席此次学术研讨会的嘉宾包括:著名艺术家刘丹,中央美术学院人文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邵彦,中国文物学会会员许力,永乐拍卖执行副总经理尚颢,永乐拍卖中国书画部王格非。

会上,专家学者们围绕王原祁《秋林远黛图》展开了一系列讨论,并以此探究王原祁的绘画艺术成就,以及他与康熙皇帝之间的君臣情谊。

出席此次雅集的嘉宾合影留念

《秋林远黛图》绝高艺术境界

近得董其昌三昧,远追宋元人笔墨

此件王原祁《秋林远黛图》,描绘了北方山川的自然景致:上部远景绘山峰连绵、云霞缥缈;中景绘平湖水岸、苇草茂盛,湖岸边立有数间水榭,平坡和山顶筑上筑有三两间茅屋草舍;近景绘坡角横陈,其上杂树竞秀、错落有致。

著名艺术家刘丹

著名艺术家刘丹首先讲到:“此画,因为是献给康熙皇帝的,因此相比他的其他作品,画面整体看来十分约制,自律。在他脑海里浮现的是如何表现江山的合法性,而不是体现个人的洒脱志趣。

中央美术学院人文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邵彦

中央美术学院人文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邵彦表示:“此画采用的是倪瓒‘一水两岸’式的典型构图。”但王原祁并不是“照抄”倪赞式构图,近景处树被他放在了画面的主体位置,远景山体层层垒叠,渐渐淡出视野,显然有借鉴黄公望体势之意。而且画的中景和远景的坡岸面积比倪云林的比重大了许多,使得观者的视域更加开阔。此外,中、远景处的坡岸上所写的屋舍、茅亭也较倪瓒更为丰富。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倪瓒《容膝斋图》与《秋林远黛图》对比

画中树石画法近可联系到董其昌,远可追溯到黄公望。王原祁的画中也会经常用到黄公望《天池石壁图》的前景。但董其昌是将黄公望的丘壑进行了“简化处理”,而王原祁有更多造型上的变化,甚至比黄公望的原型更多了几分“富贵”之感。

故宫博物院藏 黄公望《天池石壁图》与《秋林远黛图》对比

此外在《秋林远黛图》中的笔墨运用方面,王氏运用的勾勒要多于皴擦,也就是用笔尖作画多于用笔肚子作画,而画中的“笔尖技巧”正来源于董其昌

由此观之,从艺术语言的运用角度来看此画,可以看出王原祁不仅和他的祖父王时敏一样,因袭了董其昌的山水三昧,更是通过对黄公望的学习直接上溯宋元,并发展出自己的艺术风貌。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董其昌《葑径访古图》与《秋林远黛图》对比

既然是应帝王之命绘画,画中一定含有对皇帝“观看”的期待,因此王原祁在创作时,肯定要将画面的内容及绘画呈现在皇帝眼前的效果考虑在内。而这种“观看”的效果,不仅依赖于前文所说的宗法前辈的艺术语言,他还要加入了自己的“新意”,即颜色的使用。如果说他早年的山水画还囿于黄公望式的浅绛山水,那么进入宫廷以后的王原祁在创作“应制之作”时开始在绘画上使用设色之法。

《秋林远黛图》中的色彩运用

关于设色,王原祁在《雨窗漫笔》中专门讲到:“设色即用笔用墨,意所以补笔墨之不足,显笔墨之妙处……惟不重取色,专重取气,于阴阳向背处,逐渐醒出。则色由气发,不浮不滞,自然成文,非可以躁心从事也。至于阴阳显晦,朝光暮霭,峦容树色,更须于平时留心。淡妆浓抹,触处相宜,是在心得,非成法之可定矣。”

由此可见,王氏所言的“设色”,既不是在轮廓线内“填彩”,也不是直接以色彩描绘自然物象的“没骨”,而是以色代墨、色墨互用。色彩在他的画中是皴擦点染的墨法的一部分,并借助色彩增强其块面区分,营造出整体山水的光线明暗效果,显出些许立体感。

王原祁在此图中,先是透过湿笔淡墨构筑出山体造型,接着使用蓝、绿、浅绛,以融容之笔触皴染山石,尤其是零落于手卷各段的朱红色最为醒目,传递出浓浓秋意。此画中的色彩干干湿湿,或浓或淡,相互交叠,真所谓“色中有墨,墨中有色,色不碍墨,墨不碍色”。

刘丹对于《秋林远黛图》中的颜色运用之明艳也专门指出:“这张画刚刚完成的时候,可能花青比现在更蓝更亮。此外画中的绿色是用藤黄和花青调和而成,时间长了以后花青比藤黄褪得多一些,显得绿色特别泛黄,实际上此画在刚画好时候肯定要比这个更加鲜艳。

中国文物学会会员许力

因此,这件作品无论是构图布景、丘壑画法、设色的使用都是在前人的基础上,进一步发展出了自己的新意。正如许力所说:“王原祁的这件《秋林远黛图》清晰呈现出了画家本身的学养、以及他的画艺师承。在此画中能看到黄公望、倪云林以及董其昌的影子,而王氏的高妙就在于,他能很不着痕迹地在一张画里呈现他传承、品味以及他自己对于江山的理解,不管是奉敕与否,此作已然达到了一个极高的艺术水准。”

永乐拍卖执行副总经理 尚颢

永乐拍卖执行副总经理尚颢也感慨于此画之笔墨精妙,他回忆说:“对于张珩、吴湖帆、谢稚柳等近代鉴定大家而言,四王都是一个必读的课题。十年前,当我第一次见到这幅画之时,王原祁笔墨上的精益深深地震撼到我,从作品中甚至可以读出他创作此画时的内心感受。”

江山美景背后

道不尽的是帝王品味和雄心

从雍正朝、乾隆朝的内务府档案文献来看,当时宫廷内确实有不少建筑空间曾经用王原祁山水来装饰。《清宫内务府造办处档案》中就记载,乾隆十九年的某天,原来曾用于九洲清晏的王原祁山水画,要改用方琮的画来替换。并且换下的王原祁画作,被要求送往懋勤殿修裱保存。

若不是深得帝王的喜爱,其作品又怎能被张挂与殿内,供人欣赏。而作为“应制之作”的《秋林远黛图》能受到康熙、乾隆的喜爱,不仅因为王氏画艺之高,此图视觉观感之强,更是因为画中蕴含了深刻的文化、内涵。

纵观此画,其中的秋景不但没有萧瑟之感,反倒显得温润可爱。王原祁一反往常多用枯笔的习惯,用水比较丰富而有温润之致,色墨浑沦,于斑驳陆离之中充满一片郁郁葱葱。

永乐拍卖中国书画部王格非

永乐拍卖中国书画部王格非谈到这幅画的观感时,尤其强调了画中透出的“生机”之意:“这幅画表现的虽然不是现实中的山水之景,但描绘的全是生机勃勃之物……画中表现的很多东西已经不再是描绘文人的苦寒、隐逸。因为康熙不需要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