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好的私人美术馆突然宣布转让 你还记得那些年我们一起看过的展览吗

“长城、故宫、798”是北京的新名片。 作为北京798艺术区当之无愧的领头羊,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UCCA)近10年来吸引了超过400万参观者前来艺术朝圣。

昨晚,UCCA宣布易主! 所有权变更! 所有权变更!

UCCA博物馆、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和尤伦斯基金会在一份公开声明中表示:

现年80岁高龄的盖伊·尤伦斯先生希望将UCCA托付给新的艺术赞助人,在未来继续支持和发展这一重要的艺术机构。

盖伊·尤伦斯先生还计划在今年晚些时候通过拍卖和私人洽购将他的艺术收藏移交给一位新收藏家。 尤伦斯先生的收藏完全独立于UCCA的运作,也没有任何关系。

一时间,热爱艺术的人们都坐不住了。 业主已易主。 未来展会质量能否保证? 你们这些年做得很好,为什么要这么残忍地抛弃中国呢?

私人美术馆的巅峰之作

一家私立美术馆的“关闭”为何引起广泛关注?

首先我们来说说这家美术馆的主人——盖伊·尤伦斯。 这位比利时著名收藏家是世界上收藏中国当代艺术最多的人之一。 早在20世纪80年代中期,他就开始涉足此类艺术品的收藏,据说收藏有上千件。

私人美术馆网站_国外私人美术馆_私人美术馆海报/

△ 尤伦斯夫妇

大多数私人美术馆的创始人都是先收藏藏品,然后开办美术馆,尤伦斯也不例外。 2007年秋,在尤伦斯基金会的资助下,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UCCA)在798艺术区落成。 这也是中国大陆首家由境外私人资金资助的大型公益性当代艺术机构。 为此,荣获“中国大陆最优秀私立美术馆”称号。

国外私人美术馆_私人美术馆网站_私人美术馆海报/

私人美术馆网站_国外私人美术馆_私人美术馆海报/

尤伦斯门前的一些著名恐龙

对于为何选择来中国,尤伦斯透露,在他四五岁的时候,他的父亲就以比利时外交官的身份到中国工作。 从此,他经常听到父亲谈论自己在中国的幸福生活,这让尤伦斯对中国充满了向往。 “过去30年我一直支持中国艺术的发展,这对我来说是一次非常有趣和美妙的经历。”

从此,关注中国艺术发展的人们开始在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收到惊喜。 这个由外国人创办的机构被称为“当代艺术的孵化器”。 成立以来,举办了各类展览、艺术论坛、学术讲座、儿童工作坊、艺术电影放映、音乐戏剧演出等丰富多彩的活动,其中艺术展览百余场。

其中重要展览有《85新浪潮:中国第一次当代艺术运动》(2007年)、《脊梁:新世纪中国艺术的八个关键形象》(2009年)、《刘小东:金城男孩》(2010年)、 《汪建伟:黄光》(2011)、《顾德新:重要的不是肉》(2012)、《书自有金屋——“小包”与当代艺术家》(2012)、《ON OFF》 :青年艺术家的中国观念与实践》(2013年)、《徐震:没顶公司出品》(2014年)、《威廉·肯特里奇:模特笔记》(2015年)以及两周前开幕的《劳森伯格在中国》 ”。

你还记得那些年看过的展览吗?

国外私人美术馆_私人美术馆网站_私人美术馆海报/

《脊梁:新世纪中国艺术的八个关键形象》(2009)

私人美术馆海报_国外私人美术馆_私人美术馆网站/

《刘小东:金城少年》(2010)

私人美术馆海报_国外私人美术馆_私人美术馆网站/

《汪建伟:黄灯》(2011)

私人美术馆海报_国外私人美术馆_私人美术馆网站/

《顾德新:重要的不是肉》(2012)

私人美术馆网站_私人美术馆海报_国外私人美术馆/

《ON OFF:中国青年艺术家的观念与实践》(2013)

国外私人美术馆_私人美术馆海报_私人美术馆网站/

《劳森伯格在中国》

支持中国当代艺术的伯乐

UCCA的声誉与其在中国当代艺术发展中所发挥的重要作用不无关系。

私人美术馆海报_国外私人美术馆_私人美术馆网站/

《邱志杰:破冰——南京长江大桥方案三》

2007年的开幕展“‘85新浪潮:中国第一次当代艺术运动”拉开了UCCA的序幕; 艺术家2009年的大型个展《邱志杰:破冰——南京长江大桥规划三》聚焦于现代化宏大规划的内在荒诞性和个人生活中强烈的国家意志; 同年底的“脊梁”展览向世界展示了中国当代艺术的核心群体; 2010年对话展《奥拉维尔·埃利·亚松&马岩松——感觉是真实的》重新定义了艺术与建筑的界限;2010年的《刘小东:金城男孩》从个人角度表达了凝重的家乡情怀,带来了时代变迁中的人文思考;2011年举办的“汪建伟:黄灯笼”和2016年举办的“宫岛龙夫:看不见的无常”等,不同的表达方式从哲学的角度体现了艺术家对社会和生命本质的思考。

私人美术馆海报_国外私人美术馆_私人美术馆网站/

“威廉·肯特里奇:样本笔记”

UCCA坚持原创、独立的策展精神,旨在培养中国当代文化舞台上的新兴项目和创作者。 UCCA鼓励各种具有启发性和创新性的创作,并为他们提供优秀的展示空间。 正因为如此,艺术中心成为展示中国本土和国际当代艺术最新灵感的舞台。 它也作为一个特殊的参与者,见证了正在书写的中国当代艺术史。

“套现”结束了,是时候离开了吗?

所有权变更的消息似乎来得太突然。 美国已故艺术大师劳森伯格的大型展览仅展出两周,将展出近两个月; 尤伦斯艺术商店的夏季拍卖也在进行中。

不过,业内人士对此并不感到意外。 “尤伦斯退出中国”的传闻早在2011年就已甚嚣尘上。当时,尤伦斯宣布拍卖其收藏的106件中国早期当代艺术作品,总估值近亿元人民币,其中包括张的作品。内地“当代艺术F4”小刚、王广义等人。 有人估计,尤伦斯夫妇在内地艺术品拍卖市场套现超过10亿元人民币。

私人美术馆网站_国外私人美术馆_私人美术馆海报/

曾巩《局务笔记》

仅2009年,尤伦斯夫妇收藏的35件艺术品在保利春秋拍卖会上就以近5亿元成交,成为中国书画拍卖史上最大的单笔交易。 其中,明代吴斌的古画《映真图卷》和唐宋八大家之一曾巩的书法作品《居士帖》也定拍。分别以1.69亿元和1.08亿元的天价创下了当时中国书画的最高纪录。 仅《局务笔记》这部作品,尤伦斯夫妇就获利1亿多元。 就当代艺术而言,尤伦斯家族也获得了可观的利润。 他们曾经以非常便宜的价格轻而易举地买到了陈逸飞、曾梵志、张晓刚、方力钧等人的作品,而现在却都是价值数千万美元的大牌。

私人美术馆网站_私人美术馆海报_国外私人美术馆/

曾梵​​志《最后的晚餐》

有传言称,此次之所以告别,是因为妻子创办的时尚品牌连续几年亏损严重,而艺术中心也需要不断投入资金。 早年的一则传闻也暴露了艺术与资本的密切关系。 曾梵​​志模仿达芬奇的油画《最后的晚餐》以1.8亿元天价拍出。 买家是曾梵志的经纪人高古轩,卖家是持有高古轩20%股份的尤伦斯。 资本利用此类关联交易推高画作价格。 不过,对此,金格中心艺术总监姜伟认为,无论出于什么原因,尤伦斯夫妇已经尽力了; 无论他们是善意的还是恶意的炒作,都无法否认他们在中国当代艺术中的成长。 过程中具有重要价值。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策展人表示,作为一名收藏家,尤伦斯非常成功; 但在中国目前的艺术生态中,民营美术馆的日子并不好过。 网上流传尤伦斯创立UCCA时的一段视频,他在视频中充满激情地讲述了自己的愿望。 他想在一段时间内收集中国最好的当代艺术作品,封存20年,然后无偿归还中国。 然而,就在UCCA成立两年后,尤伦斯就开始出售他收藏的中国当代艺术作品。 因此,798太和艺术空间董事长贾廷峰更喜欢用“这是一次主动疏散”来形容这次告别。 “尤伦斯这些年在中国艺术市场赚了很多钱,当没有更大的资本、利润有了的时候,离开也是理所当然的。”

不过,抛开资本游戏不谈,艺术爱好者也不用太担心。 公告称,UCCA将在现任领导团队的领导下继续照常运营,每年继续为近百万参观者提供精彩的展览和公共活动。 本届大型展览“劳森伯格在中国”将于8月21日结束,随后将于9月19日举办艺术家曾梵志大型个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