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边的童年

天津卫地处九河下稍,号称七十二沽。河、塘、池、坑遍布市周。我居住的河西南楼地区上世纪五十年代新村后边便有一个占地十几亩的大水塘,塘里水草茂盛,招来不少昆虫戏息,这也成了孩子的乐园。 大概孩子天生继承了上古 祖先的游猎基因,把捉虫、捕蝶当成了游戏。

只有五六岁的我带着同院的小伙伴经常到塘边去玩。在孩童的眼里水边真是一个奇妙的世界。空中飞着蜻蜓和蝴蝶。蚂蚱、金龟子落在草叶上,蓼花随风摇摆。叉开四足的香油煤油,(土名)在水面上划来窜去。蹲在水边向水里望去见到另一番水下世界:水草和水棉随着风吹起的涟渏飘耒荡去,田螺附在水草上麦穗鱼在水中游来游去,头顶上长着一对凸眼的傻巴鱼伏在水底一动不动,如果伸手去捞,它会忽的一下不见了踪影。

我们会趁红辣子(红蜻蜓)落在草尖上休息时,踃踃走过去,将手慢慢伸到后面突然一揑,便揑住它一边的翅膀,它拼命挣扎也无济于事。有时我们会捉只红蜻蜓用线拴在它的腰上再拴在苇棍上晃来晃去钓大蜻蜓。为了能抓到小鱼便找来一枚大头针,弯作鱼勾,缝衣线作鱼弦,小木棍做鱼漂,扫帚苖做鱼杆,拴上蚯蚓不一会儿便会钓到小麦穗,运气好的话还能钓到小鲫鱼。

时光荏冉,坑塘填平变成了学校….如今学校拆了变成了高层的住宅楼。水边的世界再也与城市的孩子无缘,梦幻般的记怀只留在曾经的孩子的心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