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眼中的20222023

2022已成历史,2023会好吗?

回望这一年,都经历了什么呢?战争、冲突、极端气候、病毒、静默、生命陨落……积压了数年的能量在2022年喷张爆发后,引发的是许许多多突如其来的变化。正常化在2022年似乎成为了一种可遇不可求的奢望。

在经历魔幻现实彻底而严酷的贴地摩擦后,放开带来的是对新生活和工作方式的期待,也或许是摧枯拉朽式的个人转变;当然,更多的,其实是最平实的恢复正常。2023年伊始,我们用快问快答的形式,采访了一些艺术家、策展人和批评家,聊聊他们的2022→2023。

2022太辛苦,希望2023能轻松一点。

按受访者姓名首字母排序

陈可,摄影师:李炳魁

陈可,艺术家

如果用一个词概括您的2022年,会用哪个词?

黑暗幽明。

这个春节是在哪里,如何度过的?

北京,和家人一起过的。

2022年里,印象最深刻的艺术品是哪一件?

尤伦斯展览《下城往事》里的画。

下城往事:1980年代的纽约艺术现场展览现场 图片由UCCA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提供,摄影:孙诗。

2023年,有什么计划或目标?

下半年在巴黎贝浩登的个展,欧洲旅行。

有什么想对2023年说的?

过好每一天。

陈彧君

陈彧君,艺术家

如果用一个词概括您的2022年,会用哪个词?

错位。

这个春节是在哪里,如何度过的?

初二回莆田,在家待了八、九天,除了偶尔在外聚餐外,大多时间都在自家院子里晒太阳、聊天、聚餐、烤火,重温惬意而有温度的正月。

2023年陈彧君老家莆田的春节

2022年里,印象最深刻的艺术品是哪一件?

我都想不起2022看了些什么作品,一定要说的话,2022年的现实就是一部最深刻的作品吧。

2023年,有什么计划或目标?

继续新工作室的装修,去北京待一阵子,之后会参加的一個驻留项目,下半年应该还有更多的事情吧。

有什么想对2023年说的?

2023,我们继续干了再说吧!

段少锋

段少锋,策展人、当代艺术研究者

如果用一个词概括您的2022年,会用哪个词?

2022年反而是最不好用一个词来概括的。如果一定要找一个词,那么就是共情吧,在一个共识难以达成的时代,我相信2022年至少大多数人是可以共情的。

这个春节是在哪里,如何度过的?

在北京过的年,邀请在北京过年的好朋友来家里一起做饭喝茶聊天,等感染风险进一步降低了再回老家看看父母亲人。

2022年里,印象最深刻的艺术品是哪一件?

刘耀华的作品,确切来讲是艺术项目《不安》。刘耀华把钢针植入到成长的苹果内部,并由此产生了一个很全面很实验的艺术项目,我觉得他很巧妙地说了很多问题,不安,好像很适合概括2022年。反而回答了第一个问题。

刘耀华 《75颗苹果》之一 2022,摄影,20 × 30 cm,哈内姆勒硫化钡 图片致谢:AC 艺文立方

2023年,有什么计划或目标?

在过去的三年中很多计划和目标其实是徒劳的,我在2023年没有太多明确的计划,确定的任务是把学位论文写好,其他的关于工作上的计划就是尽可能做好自己能做到的工作。艺术有时候是爱好,有时候是工作,有时候是情谊,总要想办法平衡的。

有什么想对2023年说的?

希望2023年世界不要那么闹腾,朴素地来讲,希望2023年所有的人能平安,能做好自己的事情,取得自己的成果,至少明年你们再采访的时候让大家用一个词概括2023年,希望是一个好词语。

冯博一

冯博一,策展人

如果用一个词概括您的2022年,会用哪个词?

无常。

这个春节是在哪里,如何度过的?

北京。

2022年里,印象最深刻的艺术品是哪一件?

李松松的装置作品《真爱》。

冯博一与李松松装置作品《真爱》 (李松松,《真爱》,装置,油彩,聚乙烯,240 × 240 cm)

2023年,有什么计划或目标?

没有。

有什么想对2023年说的?

坚定立场与态度,独善其身!

方志凌

方志凌,批评家、策展人

如果用一个词概括2022年,会用哪个词?

平凡,但并不平淡。平凡是结果,事情大都是按部就班地完成了,但因为疫情的原因,过程却常常跌宕起伏,有时还惊险万分,以至于有些展览做得好好的,却几乎无法对公众开放。

这个春节是在哪里,如何度过的?

春节在武汉,跟家人在一起。

2022年里,印象最深刻的艺术品是哪一件?

2022年印象深刻的作品很多,要说最深刻的,应该是在尹朝阳工作室看到的他画的一幅梵高像,巨大的笔触、浓烈的色彩、凛冽、强悍而又有些苦涩的生命张力,很震撼。

尹朝阳 《烈日梵高》 2022,布面油画,200 × 150.5 cm

2023年,有什么计划或目标?

2023年首先是要做好馆里的展览,会继续关注一些好艺术家的创作状态,也会尽量好地完成自己的写作任务吧。

有什么想对2023年说的?

就是希望2023年一切都顺顺利利,艺术生态也越来越好。

费俊

费俊,艺术家

如果用一个词概括您的2022年,会用哪个词?

忐忑。

这个春节是在哪里,如何度过的?

在北京跟父母一起度过春节。

2022年里,印象最深刻的艺术品是哪一件?

《2023春晚》,作为世界上观众最多的舞台之一,节目两天内在全媒体累计触达110.11亿人次。我作为视觉总监主持了这届春晚的视觉设计,我和团队把中国传统色这样的美学理念引入到晚会的视觉设计和节目创意中,让这一学术领域的研究课题,瞬间变成了热议的公众话题,甚至点燃了国人从中华传统美学中复古寻色的热潮。我觉得如果以公众艺术的观念来看待这场晚会,春晚可以被看作是一次大规模的美育行动。

创意节目交互视觉秀《满庭芳·国色》

2023年,有什么计划或目标?

有太多被无限拖延的作品计划希望能在2023年完成。

有什么想对2023年说的?

我们永远无法知道过去的一天其实可能是最好的一天,与其把希望寄托在明天,不如活好当下。

葛宇路

葛宇路,艺术家

如果用一个词概括您的2022年,会用哪个词?

打发时间。

这个春节是在哪里,如何度过的?

武汉,大部分时间在逃避家庭矛盾。

2022年里,印象最深刻的艺术品是哪一件?

李建军导演的《世界旦夕之间》。

李建军《世界旦夕之间》舞台剧照 图源:豆瓣

2023年,有什么计划或目标?

走一步看一步。

有什么想对2023年说的?

人人无码,自由平安。

江上越

江上越,艺术家

如果用一个词概括您的2022年,会用哪个词?

学术。

中国农历新年这段时间,是在哪里,如何度过的?

在新加坡。新加坡白石画廊新空间开馆展举办了我的大型个展,是我首次在东南亚的展览。新加坡美术馆馆长,马来世界现当代艺术博物馆馆长等学术人员来到个展现场,作品被美术馆收藏,在个展中见到了老朋友,也认识了新朋友。同时在新加坡多元化的文化中感受到了许多创作灵感。

2022年里,印象最深刻的艺术品是哪一件?

2022年最印象深刻的是我在日本美术馆举办的个展背负的灵魂—江上越追问的近代,一道新的地平线中展出的梵高的作品《农妇》和我画的《梵高》。这个展览是关于我这几年一直在提问的日本近代油画的问题,通过东方人眼光中的油画重新探讨亚洲近代化过程中的葛藤和碰撞。

江上越新加坡个展川流不息,然其水非原水。浮沫漂于积水,此消彼起,未可久存展览现场

2023年,有什么计划或目标?

刚刚举办新加坡个展,参加了日内瓦博览会和第三届中国新疆国际艺术双年展,2月底会在日本的群马近代美术馆举办展览,3月参加香港巴塞尔,还有伦敦的非盈利学术机构的展览,以及德国的项目。同时我在清华大学读博士后,希望在校园里好好做研究。

江上越《梵高》和梵高《农妇》 ,日本Woodone美术馆馆藏

有什么想对2023年说的?

时时刻刻都在期待!

蓝庆伟

蓝庆伟,艺术评论人、策展人

如果用一个词概括您的2022年,会用哪个词?

惶恐。

这个春节是在哪里,如何度过的?

在成都,跟家人在一起。

2022年里,印象最深刻的艺术品是哪一件?

现实本身更深刻。

2023年,有什么计划或目标?

恢复。

有什么想对2023年说的?

坚持。

李琳琳,摄影:郝科

李琳琳,艺术家

如果用一个词概括您的2022年,会用哪个词?

 

坚挺着。

2022年底,李琳琳在画室阳了不敢回家,一点点完成武汉双年展、广州三年展和沈阳K11等展览参展作品的布展安排

这个春节是在哪里,如何度过的?

随母亲在老家度过,家里里里外外都是母亲主要张罗操办着,办年货,贴对联,包饺子,放烟花…… 从大年三十到现在家里一直热热闹闹的,感恩母亲的辛苦付出。

2022年里,印象最深刻的艺术品是哪一件?

那就说说我自己的吧。从四月底到八月完成的其中一组装置《天空的温暖》,废旧物资回收利用,是由爱慕美术馆提供的即将焚烧销毁的2000多件内衣裤,重新排列组合缝制成一架私人飞机,人们坐在飞机上,并能触摸感受到大量的女性文胸和等这些具有着私密性的生活物品。

北京爱慕美术馆个展守护者展览现场 李琳琳 《天空的温暖》 文胸,女士,女性衣物,不锈钢等,尺寸:长8.6 m × 宽4.5 m × 高2.6 m,2022

于爱慕美术馆布展缝制过程

2023年,有什么计划或目标?

2023年依然希望我的生活越简单平静越好。平时很少给自己定计划,目前定下来的安排有去日本驻留创作,四月参加山西当代美术馆的群展九零一代——一种历史的开启等等,这些年做装置较多一些,今年想能够多一些时间阅读思考,多画一些画,多和家人在一起。

有什么想对2023年说的?

一切有为法,缘起时起,缘尽还无,面向未来,越是逆境越要保持微笑,一切顺其自然。

刘可

刘可,艺术家

如果用一个词概括您的2022年,会用哪个词?

悬崖。

这个春节是在哪里,如何度过的?

湖南宁乡迭奏山工作室。

左侧建筑为刘可位于湖南宁乡迭奏山的工作室

被雪覆盖的工作室屋顶

2022年里,印象最深刻的艺术品是哪一件?

没有,有也不能说清楚。

2023年,有什么计划或目标?

到欧洲待三个月。

有什么想对2023年说的?

做个正常的艺术家。

鲁虹

鲁虹,策展人、批评家

如果用一个词概括您的2022年,会用哪个词?

无奈。

这个春节是在哪里,如何度过的?

在武汉过的。主要是校对《中国当代艺术史2000-2019》与《策划人生》这两本书,年后可出版。

2022年里,印象最深刻的艺术品是哪一件?

宋冬参加武汉双年展的装置作品。

宋冬 装置作品《世界》 武汉双年展,图片致谢:合美术馆

2023年,有什么计划或目标?

写作《召唤的力量——1949-1966年的中国美术》。

有什么想对2023年说的?

希望疫情结束,艺术界回归正常状态。

王澈

王澈,策展人

如果用一个词概括您的2022年,会用哪个词?

凛冽。

这个春节是在哪里,如何度过的?

福建,和家人一起,又策划了走神项目的第二回。

2022年里,印象最深刻的艺术品是哪一件?

达尔寺艺僧们制作的酥油花艺。

2023年,有什么计划或目标?

目前有四、五个展览,天地游戏走青藏的项目做第二回。

有什么想对2023年说的?

让自己再有所变化。

王春辰

王春辰,策展人、批评家

如果用一个词概括您的2022年,会用哪个词?

停止。

这个春节是在哪里,如何度过的?

北京,就是待着。

2022年里,印象最深刻的艺术品是哪一件?

主玛于江的《山水所有制》。

主玛于江作品,展览现场,2022

2023年,有什么计划或目标?

展览方面,3月在中央美院美术馆举办加密艺术展;4月策划艺术家大同大张展览;7月计划策划一个双年展等;受河北美术出版社邀请,主编一套《冀美文库》,今年预计推出四本书。

您有什么想对2023年说的?

保持工作状态,不停步。

徐乔斯

徐乔斯,批评家、策展人

如果用一个词概括您的2022年,会用哪个词?

独立不死。

戴耘个展水·磨·石开幕现场对谈 左起:徐乔斯、刘子建、皮道坚、徐民奇、戴耘

这个春节是在哪里,如何度过的?

在深圳,因为父母都在深圳。春节就是待在家里休息。

2022年里,印象最深刻的艺术品是哪一件?

是我做雕塑状态的展览时,遇到的赵武阳的作品《蜕变》。

赵武阳 《蜕变》 2022,石膏、麻丝、钢筋、铁网,45 × 55 × 115 cm 图片致谢:欧古轩艺术空间

2023年,有什么计划或目标?

我是没有目标的人,而且计划赶不上变化。

有什么想对2023年说的?

一切都是经过。

闫珩

闫珩,艺术家

如果用一个词概括您的2022年,会用哪个词?

清晰。那天在我家阳台感觉阳光很温暖,40岁了,亲眼见证过60岁的人30多岁时在干什么;见到过20多岁的人在小朋友时。所以现在是最好的,视域最宽最清晰的。

闫珩家中阳台外景

这个春节是在哪里,如何度过的?

北京家里,早厌倦了牵强的节日情绪,也追不回童年的年味,索性过年也可以很安静。这几天和朋友、自己有了更深层的交流。过年是自我重启。

2022年里,印象最深刻的艺术品是哪一件?

在西岸博览会见到的一件塔皮埃斯作品,这件作品几年前就在西岸博览会展览过,艺博会重复拿出来同一件作品感觉是荒谬的,但这件作品我觉得非常棒,是美术馆级别的作品,好的艺术就该是和当下的玩法套路有距离。

闫珩朋友圈截图

闫珩在2022西岸博览会现场拍摄的安东尼·塔皮埃斯作品

2023年,有什么计划或目标?

会去趟小日子过得不错的地方,做展览驻留旅行。

有什么想对2023年说的?

充满期待,不断不舍不离不自律,永远带上最真实的自己。

赵一浅

赵一浅,艺术家

如果用一个词概括您的2022年,会用哪个词?

休息。

这个春节是在哪里,如何度过的?

游走。

2022年里,印象最深刻的艺术品是哪一件?

现实。

2023年,有什么计划或目标?

游走。

有什么想对2023年说的?

自由。

郑闻

郑闻,评论家、策展人

如果用一个词概括您的2022年,会用哪个词?

安静。

这个春节是在哪里,如何度过的?

闭关,阅读和写作。

2022年里,印象最深刻的艺术品是哪一件?

刘成瑞《春天进行曲》。

刘成瑞 《春天进行曲》 16:9,4k,93分钟,2022 刘成瑞个人项目展览现场,图片致谢:蔡锦空间

2023年,有什么计划或目标?

继续阅读、思考与写作,出国旅行。

有什么想对2023年说的?

让一切发生。

周松

周松,艺术家

如果用一个词概括您的2022年,会用哪个词?

复。重复如常,恢复如新,周而复始。

这个春节是在哪里,如何度过的?

春节在江西度过,与亲人们团聚。

2022年里,印象最深刻的艺术品是哪一件?

我在2022年底创作的油画作品《奔月》。

周松 《奔月》 2022,D160 cm,布面油画

2023年,有什么计划或目标?

2023年的计划是围绕两个展展开,今年4月中旬我将在德国哈根美术馆举办个人展览,筹划准备下半年的国内个展。

有什么想对2023年说的?

2022年的新冠开放是压抑性的,但又是新的开始。我们要对已知的保持谨慎,对未知的保持乐观。2023年用专注于当下的心态,做好每件事。愿每个人都不虚度此生,无愧于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