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场聚焦艺术热点

文/本刊记者 毕武英

(本文受访者均为全国政协委员)

滥用仿真画将侵犯艺术家的权利

近年来,随着艺术品市场的繁荣和高科技的介入,一些以假乱真的仿画进入市场,艺术家和收藏家的权利受到严重侵害。 藏族艺术家尼玛次仁告诉记者,2010年,他从某知名艺术网站整理的拍卖数据中发现,一年内,他的签名作品有23件被拍卖公司通过各种渠道拍卖,其中20件是赝品。 。 至于其他三件,由于画质不清晰,很难辨别真伪。 尼玛泽仁向记者抱怨道,“目前还没有明确的立法来惩罚这种行为,所以我只能以微弱的个人力量来维护消费者的利益。我已经在网站上发布了消息,只要收集者找到我,我会免费为他鉴定我的作品。” 尼玛泽仁关切地表示,在发达国家,文化艺术产业在国民生产总值中占据首位,而我国这一产业正处于发展时期。 如果不及时立法规范市场,这个前景广阔的市场肯定会遭受损失。

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何家英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建议,应出台立法规范高分辨率书画行业。

何家英认为,书画高仿真产业作为新兴的艺术产业链之一,应该扩大对书画市场的影响力。 “近年来,随着拍卖市场艺术品价格的不断飙升,精品书画已攀升至百万元高位,这也拉开了它们与中小藏家的距离。高仿真字画作品的出现,让普通人可以用原作百分之一甚至千分之一的价格欣赏到与原作品质非常相似的画作。” 在何家英看来,高度仿真书画作品的出现本来是有利于艺术传播的好事,而且随着从业者的不断参与,已经逐渐形成了不可小觑的产业规模。 但书画高仿真产业刚刚起步,尚无相关法律规范其发展。 这就导致一些不法从业者将高仿作品冒充真品出售,扰乱市场,严重影响藏家的收藏信心。

2010年秋季拍卖会上,记者接到一位收藏家的电话,称某知名拍卖公司在预展现场发现了一位著名书画家的作品。 肉眼几乎无法辨别真假,但在专业放大镜下看,却能看到高仿真作品中特有的印刷网点。 何家英认为,这只是高保真绘画扰乱艺术市场的冰山一角。 “据说现在已经出现了一种印刷技术,连印刷网点都已经看不见了。”

何家英认为,如果不及时出台相应的法律法规,尽快遏制这种以假乱真的行为,不仅不能促进高仿真书法的健康发展,绘画行业的发展,也将对整个艺术市场产生极大的影响。 如今,藏家在拍卖行竞价,往往只有两个人拼到底,将价格推到令人瞠目结舌的地步。 一旦这两个人中的一个因为市场上高仿字画的混乱而选择退出,艺术品的价格就会回落,从长远来看对整个艺术品市场是不利的。

何家英建议从源头上规范高仿真字画行业。 “首先,对进口的高仿真字画设备进行登记,掌握这些机器的流程。其次,在高仿真作品的中心制作水印或钢印,并限量印刷。另外,在生产高仿真作品时, -当代艺术家字画作品的仿真品,必须经过艺术家授权并附有合同,否则不允许印刷。最后,必须对拍卖行和画廊制定法律约束,明确规定拍卖画廊和画廊有义务和责任对所售作品进行真伪鉴定,不得将高端仿制品当作原作出售。”

文化教育兴国

采访中,记者还发现,不少艺术界政协委员从不同角度呼吁加强文化传播、提高公民美育。

中国国家画院一级美术师李燕生告诉记者,他此次提案的主题是“美育兴邦”。 “随着国家经济的发展,必须开始提高公民的艺术修养。” 李燕生认为,一些政府决策者确实想为民众做一些大事,但由于缺乏艺术修养,贪图城市建设的大笔资金。 “有一个数据,中国183个城市都要建成国际化大都市,建设摩天大楼和符号性建筑。” 结果就是城市风格千篇一律,失去了原来的味道。 李燕生说,他访问的这个小镇经济实力雄厚。 因为是“灯城”,当地政府决定标志性建筑应呈灯的形状。 最终,一座“洋油灯”形的建筑落成。 李燕生表示,只要决策者有一定的艺术修养和文化知识,就不会选择这样的造型,因为这种灯是美国以“买油送灯”的形式传入中国的。清末各国为了向中国倾销石油。 的。 “中国有五千年的历史,有这么多独特的灯,为什么不用呢?”

事实上,李燕生在去年两会期间就已经提出了加强美育的建议。 两会后,该提案被转送建设部。 建设部的答复是为市长开设美育培训班并组织各种活动。 ,提高他们对城市规划的理解。 但在李燕生看来,这样的培训课程效果还不够。 在今年的提案中,李燕生特别强调要在全党范围内加强美育。

除了提高决策者的艺术修养外,中国美术家协会主席刘大伟提出,加强青年学生的爱国主义、集体主义教育,培养年轻一代的优良品格。 刘大伟告诉记者,现在的年轻人掌握知识的能力很强,但在一些方面,比如社会责任、集体主义等方面还不够强。 此外,社会上普遍存在对利益和金钱的追求。 “年轻人对国家持续发展壮大负有重要责任。” 如果一味追求自我价值,就无法承担社会责任。

中国艺术研究院博士生导师陈最建议在文化教育方面设立文化生态学学科。 他认为,“现在生态环境非常重要。 艺术家是提供精神食粮的劳动者。 为了防止经济繁荣和道德滑坡,如何建立健康的文化环境至关重要。”

此外,天津市美术家协会副主席杜子岭也提出了文化下乡的想法。 他经常到乡村采风,深知乡村文化的缺失。 “我们在农村举办高质量的画展,如果买不到原作,就用仿制品,只要找个地方用绳子挂起来就可以了。等农民解决了温饱问题后, “他们也有精神上的需求。每次我去乡下写生,我写生的时候,人们都围着我看我的创作。他们也喜欢艺术。”

以设计兴国

中国美术学院创意中心主任朱乐庚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他的提案主题是“设计兴国”。 “中国是制造业大国,但目前还停留在来料加工阶段,不仅生态环境没有得到保护,获得的利润也非常微薄。主要原因是中国没有自己的生产基地。”品牌设计。我们研究发现日本在20世纪70年代、90年代面临着和我们一样的问题。但是他们从国外引进了很多高端设计师,这些设计师有国际经验,也得到国际市场的认可。所以我认为我们可以借鉴这个方法,引进国际高端设计机构和组织,打造自己的品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