尹朝阳眼中的英国

时间倒转回到20年前(2003年),彼时已在中国的土地上生活了33年的尹朝阳,第一次踏出国门,和伍劲一起进行了一次为期半个多月的欧洲壮游。

从瑞士、德国、意大利再到法国,尹朝阳用一台磁带式的DV记录下自己对于异国他乡的初始好奇和新鲜感。同时,在对那些著名或非著名博物馆和美术馆的一路朝圣中,尹朝阳也无比认真地学习和印证着自己曾经从书本上看到的、那些著名艺术品的原貌和细节,他说:现在看那次的感受已经被后来许多次的重来覆盖了,做为一个重要的阶段,我愿意相信它的意义。好玩儿的是,那些辛苦拍摄的录像此后二十年再也没有重新看过,我似乎是用实际行动诠释了什么叫‘看过即拥有’。

而在不久之前(2023年4月),尹朝阳来到英国,作为他在异国停留时间最长的一次旅行(近两个月时间),看过即拥有的视觉游记同样也是贯穿这次英国之旅的主题。而除了那些我们耳熟能详的概念——如雾都、大本钟、白金汉宫和红色的双层巴士等——之外,英国这个古老的国家,在尹朝阳的眼中又呈现出怎样的面貌和气质呢?

Q A


99艺术网:每年都会出国工作或旅行吗?每年大概要出去几次?

 

尹朝阳:疫情前每年会出去一到两次,主要是旅行。偶尔会有些旅行中的写生,不算正式的工作,算视觉游记。

尹朝阳在马奈的名作前

99艺术网:这次去英国是因为工作还是单纯去旅行?

尹朝阳:我四月初来到英国,主要是陪孩子过一个长的假期。一下子就待了近两个月。这也是我在国外停留时间最长的一次,在有限的条件下画了一些小画。

尹朝阳 《国王加冕日的庆祝》 丙烯 30×40 cm 2023年

99艺术网:与国内相比,英国带给您最大的不同感受是什么?

尹朝阳:与国内相比,这两个月领教了传说中的英式好天气,几乎随时随地可以下起来的雨,以及四五月份依然寒冷的春天。另外,深深体会了英国人做事的一板一眼。我是急性子,有时候很难接受此地的不紧不慢和慢条斯理。逼着我也从另外一个角度打量自己:我为什么会如此着急?有人在催你吗?,事实上大部分时候是自己在催自己。如此看来,我不会气定神闲地生活已经很多年了!

在泰特塞尚大展中的几件作品

99艺术网:这次英国之行去了哪些美术馆和画廊?整体感觉怎么样?

尹朝阳:展览看了不少,四月看了泰特美术馆的塞尚大展,气势恢宏,张张精彩。另外还有国家美术馆的弗洛伊德回顾展。弗洛伊德是我学生时代很喜欢的画家,前几年在皇家艺术学院刚刚看过他的个展。此次又看到,感觉展出频率很高,说明英国人对他们的本土大师还是非常在乎的,手里有牌就不停地打。

塞尚太辉煌了,百看不厌。

画廊的展览在高古轩看了一个关于伦敦画派的展览,去的那天展览已经接近尾声,看了一圈下来,最喜欢的还是培根。如果说,弗洛伊德和奥尔是好画家,那培根就是属于天才型的,闪电一般的人。至于被叫做伦敦画派,应该是方便起见吧,这几个人好象从来也没有什么画派宣言之类的东西出来。这个展览里的第四个艺术家好像从来没有听说过,只是顺便搭了个车,也算进入历史了。但对于艺术史而言,也充分说明了艺术的残酷和现实,好像只有好和坏,平庸无处可留。

伦敦画派在高古轩

另外去了伦敦比较集中的画廊街,有大名头如博伊斯的素描展,还有一些国际流行风格反倒印象不深。蛇形画廊正在展出一个兼作影像的导演关于几十年前伦敦火灾的作品,因为对那个事件的背景不了解,导致作品根本无法进入,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一路下来,可以看到此地形态的多元。

99艺术网:看到了哪些令您印象深刻的展览或作品?请具体谈谈其中一场展览或几件作品?

尹朝阳:我又在泰特英国馆看到了陈列培根和摩尔雕塑的一个专厅,这让我想起泰特现代馆的之前罗斯科的陈列展,对艺术家来说,那真的是一种光荣。那几张画也确实代表了培根的最佳状态,英国人很自豪地把它摆在那里炫耀,可以理解。

泰特英国馆中的摩尔和培根陈列中摩尔的作品

印象最深刻的是培根早期的成名作三联画。这件作品我是第一次见,尺寸不大但力量十足,仍然觉得非常震撼,他所使用的技术今天来看仍然不过时,天才之作,诚不欺我。

泰特英国馆的摩尔和培根陈列展中培根的作品

99艺术网:你曾坦言自己吸收过弗朗西斯·培根 (Francis Bacon)的作品风格,您现在如何看待培根其人和他的艺术创作?

尹朝阳:1992年我第一次见到培根的作品,到今天差不多三十多年过去,我觉得这是一个很棒的学习艺术的体验过程。他的画在我学生时代所带来的关于趣味的选择,其实很能说明你是个什么样的人;另一方面,最后对他的摆脱一样也是基于艺术该有的规律,如今再看一切都合乎规律。多年以后回看,我仍然喜欢这种犀利的风格。

泰特英国馆的摩尔和培根陈列展中培根的作品

99艺术网:除了培根之外,您还喜欢哪些英国艺术家的作品?为什么?

尹朝阳:最近看过的印象深刻的展览应该是90多岁的奥尔的20幅自画像个展。一个91岁高龄的老画家的新作,很有说服力了。一个很纯粹的画展,此处的画在我看来,除了连接传统和现代之外,还隐含着一种态度,即坚持和拒绝。

奥尔的二十张自画像(部分)

这次展览没有让我失望,画面生拙而直接,一如既往地老辣,有些画可以看到老画家的新意。这些画都是在过去三年疫情的大背景下创作出来的,他使我想起了许多老画家的晚年作品。其中的素描尤其好,满眼望去,这些尺幅不大的头颅上的线条,犹如直对灵魂的勾勒。如果说绘画有一种最佳的终极状态,犹如书法的人书俱老,此处可为佳例。

奥尔的二十张自画像,老先生越画越好,勇猛精进的榜样。

99艺术网:在诸多曾去过的国家里,您最喜欢哪个国家?为什么?

尹朝阳:在我的字典里大概没有最好这个选项。最好和最坏往往都是一念天堂,一念地狱。这次英国之旅,我每天都能够见到苍翠欲滴的草坪,人烟稀少的公园,高大的、开满鲜花的树木,安静又美好,但在我已过的半生体验中仿佛空中楼阁,有一种强烈的悬浮感,很不真实。我会时常很突兀地想起中国北方那些人声鼎沸、喧闹拥挤的县城街道,还时常幻想置身于过去数年间常去的那些布满古老遗迹的荒芜山中,我自己也很奇怪,这是一种近乎生理反应的表现,充满了不理性。

经常去散步的公园,绿色过于饱合。会偶遇这种场景,感觉很不真实。

99艺术网:对于现阶段的您来说,环境的变化还会对您的创作产生比较大的影响吗?

尹朝阳:正常来说,只要人的感觉还在,环境就会带来变化。有两个主要的原因,一是时间,我在等待更长一点的时间,把这种心理感受堆积起来;其次,是文化氛围的差异,我希望能重新找回一种陌生感。表面上看来,可以重新审视自己过去几十年的生活和作品,另一方面,把自己扔进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里去体验一把类似新生般的开始,对这个年龄段的我来说,这是个不小的考验,虽然充满了未知,但很刺激。

三月嵩山,春雪中的风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