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艺术而艺术

20年代以后,法国浪漫主义文学逐渐演化出不同的倾向,其中之一就是所谓的“社会小说”。 第一个例子包括乔治·桑的空想社会主义小说和雨果的《悲惨世界》等,都是这类“社会小说”的代表作品。 与此同时,还出现了一种反对“社会小说”的倾向。 它反对文学受现实生活的制约,反对文学艺术反映社会问题,反对文学艺术有“实用”目的。 这种倾向成为“为艺术而艺术”的思潮,在19世纪后期的法国文学中占据了短暂的优势。

1832年,浪漫主义诗人泰奥菲尔·戈蒂埃在其长诗《阿贝杜斯》的序言中宣称:“一件东西一旦变得有用,它立刻就变成了不美丽的东西。它进入了现实。生活,它从诗歌变成了散文,从自由到奴隶制。” 1834年5月,容孔出狱时,戈蒂埃为他的小说《莫平小姐》写了一篇长文。 顺序。 他认为:“只有无用的东西才是真正美丽的;一切有用的东西都是丑陋的,因为它们是某种实际需要的体现,而人的实际需要就像人可怜而畸形的本性一样,是卑鄙的、令人厌恶的。” 这篇序言在当时影响很大,被卜延贤密认为是“为艺术而艺术”的宣言。

戈蒂埃为艺术而艺术的美学观的具体实践是他的诗集《珐琅与玉》(1852)。 这部诗集被帕那斯派诗人视为艺术经典,是帕那斯派诗人艺术的完美典范。 1857年,这部诗集重印时,戈蒂埃在诗集中补充了一首题为《艺术》的结语,诗是这样的:世间一切都是转瞬即逝,昙花一现。 ,只有艺术才是永恒的; 天上的神仙也会灭亡,但崇高的诗篇却永垂不朽,比青铜还要坚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