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说画马者

利伟擅画人物,他笔下的人物造型独特,极富装饰韵味自成一格,像《观沧海》、《清凉世界》、《农家岁月》、《梅花香自苦寒来》等作品都是他常画的题材,而每次重画却又大有不同,留给^极深的印象,让人有许多回味。

他的导师杜滋龄先生赞扬其作品“笔墨清新,线条流畅,造型古朴中古有一种灵巧、生动,颇见传统功夫。”还特别指出他在创作中“始终强调表现真、善、美的原则,坚持走源于生活、高于生活的刨作道路。同时在艺术实践中勤于思考,勇于实践,所以不断有新的作品问世。”先生的点评让人信服,要不是如此,哪会每年都有新作面世,像《唐古拉老人》、《高原之秋》、《农家岁月》这样充满了浓烈生活情趣与反映时代新风的作品不正反映了画家刨作的心路历程。从他生活工作的东北长春到横跨神州大地的喜马拉雅,他跑了多少地方;走了多少路我无法统计,我只知道为了开阔眼界,为了感悟不同地域的民族风情,为了博采天地精华,他的足迹印遍了安徽,浙江、江西、山西、陕西、广东广西以及青海、甘肃,其惊人的创作毅力让人折服,有时我不由得想,利伟还要走多远?还要飞多高?

最近他又以“马的系列”为我们呈现出崭新绘画风貌,着实让人惊喜。自古画马高手历代辈出,特别是当代悲鸿先生画马更是脍炙人口,在我认识的朋友中,广西的郑军里,广东的罗远潜,河北的赵贵德,江苏的赵文元,宁夏的马建军,东北的易洪斌都有不少画马的佳作,无论是描绘盛唐风采还是边塞风情,无论是讴歌大漠雄风还是为历代神骏传神,他们都各领,自成机趣,让人称道。我无意将利伟画的马与各家相比,只觉得他又为诸多璀璨中又平添了一段风采,尽管他笔下的马还未达到出神入化之境,但其潇洒与磅礴并存的气势足以令人刮目。

我读过利伟“画马者说”,其中一段文字让我印象颇深·“画马之初,徐氏悲鸿大师之作,自是日夜拜读,心摹手追,再阅古今诸家之作,虚心理学,控讨精微,汲取前人之经验,吾如饥似渴。 ‘尽精微、至广大,’ ‘外师造化、中得心源’, ‘画贵在似与不似之间……’。至理名言,铭记在心。后遍寻真马,每每遇之,如见挚友,前后瞻仰,诸般问候,长言短语,依恋不舍。吾曾松花江畔牵良驹,青藏高原寻宝骑,内蒙草原赏骏马,彩云之南追神骥。也曾扬鞭纵马,放歌长啸,栉风沐雨,江湖浪迹。”这是画马者的自白,也是画家的心声,从中不难读出利伟的追求与甘苦,要想越众关山,谈何容易!然而利伟深知“画内画外,自悟心性,天造机遇,缺一不可,”故而坚持寂寞之道,寒宙苦读。故而神行万里,博采众家,终成就了一番事业,了却了几十个春秋的宿愿,我为他取得的成绩鼓舞,并分享着“画马者”的快乐!

偶然得知,利伟也属马,难怪他与马如此投缘。愿利伟画马日日精进,不求作宝马,神骏,但愿为传承华夏文化作一良驹!

二O一0年十一月晴明之日十川西黄龙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