匆匆远行却留下春色无数

春节后,突然收到一封陌生的来信,读完才知相交已久却从未谋面的福建山水画家曾坚已悄然离开了画坛,写信的人,是他在上海念书的儿子曾晓俞,他在信中写道: “老师可曾记得曾坚?记得在你曾经笔下那一腔绿愫的南方闽乡的穷画家?你的案头,可还摆放着多年前曾坚进你的闽乡风情小品?”“也许你还不知道,我的父亲已于不久前离开了人世,临终甚至还未见到我们为他印出的第一本画集…”读这些文字,不禁让人凄然泪下,我真的不知他病了,更不知他走得那么匆忙!记得去年秋天,我还与他相约到闽南走走,到他生活的农村去看山、看水,听乡音,殊不知事隔几月,才短短的几个月啊,这位未曾谋面的朋友竞悄然离去,对他的过世,我不敢多问,我不愿再向他的家人提起这伤心的事,可我想不通,他那么朴质,对艺术那么执著,他的作品不仅散发出浓浓的乡情,怀着对故乡那么多的热爱,他才六十岁,正是创作的金色年华,可为什么却那么匆匆就离我们远去?太多,太多想不通的问题让人茫然,心潮难平!

林继中先生为曾坚写过一则画评,文中流露出曾坚对美的追求,对艺术探索的独到见解。特别谈到“曾坚对绿色的理解有独到之处,其色彩清亮,空明而不薄,半厚而不板”,与其说曾坚是在写生,毋宁说曾坚是在谱写记忆中永不磨灭的印象——绿”。从这些文字中,读者不难看出作者的生命之源与勃勃生机,可为什么有着如此心境的人竟英年早逝?l我想,要是他再多活些岁月,要是再给他多些刨作的机会,曾坚一定会成为非常出色的艺术家,八闽大地也一定会涌现出更多充满乡音乡情为时代立传的新人!可惜,可惜美意如梦,真情似风。再有多少抱负,恐怕也无法弥补曾坚留下的遗憾- …

如今,我捧着他家人为他出刊的画集。怀着难以名状的心情写下这些文字。是缅怀画家?是思念友人?还是独自吐露心声?我说不清,只依稀感到压抑,心中有不吐不快的情结。

曾坚,我未谋面的好友,你进我的闽乡小品,我还存放在我的案头,那些充满绿意的山山水水依旧带给我一派生机。每每看到这些用生命点染的佳作,我都会从心底流露出许多感檄,谢谢你用短暂的一生为家乡讴歌,用生命之绿去装点一个又一个令人鼓舞与眷恋的春。

我记得我们的相约,来年春日,我会沿着休走过的山路,去寻觅春的梦乡。此刻,请让我献上一束采自西部藏乡的花束献给休,献给你的艺术朋友,安息吧l愿另一个世界也有你心中的香格里拉。

二00七年五月于川藏线上鲜花盛开的草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