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少杰将艺术蔓延到生活不仅仅是一句口号

从早年的国家级羽毛球运动健将,到积极参与完善四川省福建商会及其各地分会的建设,为几千家闽籍四川企业家在异地他乡建造精神家园;从注重异地为商,相帮互助,造福乡梓,被北京、上海、江苏、成都等地的漳州商会及芗城商会聘为名誉会长,再到投身当代艺术、关注艺术生活方式事业,倡导当代生活新方式,成立圆成艺术基金会……林少杰有着丰富的人生履历。他的身上,既有着宽厚而随和,睿智而坦然的南方海洋文化特有的气质;也有着爱拼才会赢的精神力量。

今年三月,作为香港取消强制酒店检疫措施,以及内地疫情放开后的亚洲范围内备受瞩目的国际艺术盛会,香港艺术周一扫前几年阴霾,极大地提升了大家对新一年的信心。值此时机,我们特别策划了99ART神秘大咖带团,悠享三月香港艺术盛会的四天三晚私享艺术游学活动,邀请众多藏家深度艺游香港,这其中便有香港圆成文化艺术基金会(原香港菌丝文化艺术基金会发展为香港圆成文化艺术基金会)董事长、泰中艺术家联合会顾问林少杰。

有着传奇经历的林少杰,本身就自带很多精彩的故事。游学活动后,以香港艺术盛会为切入点,我们与林少杰聊了聊他的人生,以及这些年在文化、艺术、慈善领域所做的工作。已近耳顺之年的林少杰觉得自己仍在富有地接受挑战,他的声音饱满且有力。

香港圆成文化艺术基金会董事长林少杰

1

从今年3月的香港说起

99艺术网(后简称99):对于三月份的香港之行,有着什么样的感受?

林少杰(后简称林):今年香港艺术周期间,除了Art Basel HK 和Art Central这两大展会,我们还着重参访了高古轩画廊、白立方画廊、卓纳画廊、当代唐人艺术画廊、佩斯画廊、豪瑟沃斯画廊、VILLEPIN 画廊、保利·香港艺术空间、M+美术馆、K11美术馆等世界著名画廊、美术馆,以及苏富比、富艺斯等国际艺术品拍卖机构。

大疫之后,百业待举,艺术行业亦然。Art Basel HK 和Art Central是两场久违的汇聚多元文化的国际重大艺术盛会。世界上著名的画廊、美术馆、拍卖行、艺术机构争先亮相。同时,除了艺坛巨匠的艺术作品,也看到了一大批新兴的、先锋的、新锐的艺术家作品。这两场盛会集中反映了近年来世界,尤其是亚洲地区的艺术新成果、新动态、新方向,很具有启发性;也为机构和藏家发掘艺术财富提供了很好的机遇。

当代艺术的表现形式尽管是丰富而多样的,但是归根结底都是在寻求一种或者多种的语言表达方式。艺术家试图通过特有的表现形式,以期达到超越时空、民族、地域的局限,把一个时代、一个民族和一个个体的思想、情绪、表达出来。当代艺术作品,为我们提供了更多的思考角度和深度。不仅如此,在这两场艺术盛会中,我还感受到了更为宽泛的精神感召力,很多作品不仅是美学的,还是社会学与人类学的,引发我们关注与反思这个时代中,诸如环境破坏、灾害、民族冲突等问题。

林少杰与艺术评论家、收藏家尤永,艺术品收藏家童雁汝南 一起参观 Art Basel HK与香港第八届Art Central

2

从专业羽毛球运动员到资深艺术从业者

99:作为国家专业运动员出身,之后从商,你是什么时候,以及如何与艺术结缘的?

林:我出生于福建漳州。漳州曾是海上丝绸之路 的重镇,也是现在地区和东南亚各国海外侨胞最多的侨胞之乡。漳州仰赖于丰富的海洋产品和充沛的雨水及带季风气候,漳州素有鱼米之乡、果蔬基地的美誉。

在文化渊源上,漳州的民俗、宗祠、家庭教育,为人处事的思想,都带有浓厚的儒家文化、佛家文化和道家文化的气息。我自幼深受熏染,这种文化也成为我人格精神的内在基因,和安身立命的根本。在家庭教育上,受益于父母待人宽厚、谦让、诚恳、助人的言传身教,我从小就养成了包容、仁和、谦逊,达己的处世之道,这么多年来,我一直尊崇舍得随缘的处世之道。

少年时期,我从未经过专业训练,但每每在全市举行的会上,也总能获得优异的成绩。因为运动成绩好,很小的时候我就被选入福建省体工队,后被选拔为国家级羽毛球运动健将,多次在国内外各种重大赛上斩获殊荣。

在我们那个特殊的年代,一般人想接触、了解世界上其他国家的文化艺术其实是很困难的,但好在因为我是运动员,有许多时间和机会到世界各地参加集训、比赛和游历,也是从那个时期开始,耳濡目染了各国的文化艺术和人文精神,我觉得这是我与艺术的缘分。

林少杰与蜚声中外的羽坛传奇人物汤仙虎共话当年

99:在行走世界各地的过程中,对哪些艺术门类和艺术家更感兴趣?

林:我对现当代艺术、书法绘画、古典家具、雕塑造像、古玩器物、篆刻铭文都比较感兴趣,其中尤其对齐白石、徐悲鸿、潘天寿、李可染、陆俨少、林风眠等大师的作品特别倾心。

林少杰在展会现场检查指导工作

99:通过对世界上其他国家和地区文化艺术的了解,你认为文化和艺术对一个国家的发展来说,有什么样的作用?

林:经过几十年的人生历练和文化浸染,我深深感受到,发达国家的社会和经济的发展,其背后都离不开文化的强大支撑。文化艺术是一个民族和每个人的灵魂和血脉,文化自信、文化自立、文化自强是一个国家发展、强大不可或缺的软实力,我认为文化艺术的地位和作用,在当今社会更加凸显。

从成长经历来说,我的确比我同时代的人有更多机会看世界,但同时也说明了我选择把时间和精力投身于文化艺术产业,并不是偶然的冲动之举。文化艺术对于国家与社会有着更深层次的意义和价值,也是从那时开始,我觉得人生应该有一种别样的、更有价值的体现。

林少杰在泰国,与泰中艺术家联合会蔡义批主席共同参加《泰中艺术家联合会成立二十周年庆典》活动

3

文化艺术不应该成为远离大众的奢侈品

99:所以你开始投身艺术的传播和文化艺术产业等工作中?

林: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人民物质生活水平不断提高,民众对审美的需求也在提升。我认为文化艺术不应该成为远离大众的奢侈品。作为文化艺术从业者,我们不只关注艺术,更关注艺术的生活。文化艺术要走入寻常人家,丰富大众的精神内容,让我们的生活更美好,从而社会才能更美好!

但通过逐渐深入到这个领域中,我也发现了一些问题,那就是艺术界与大众,像是被隔开一样,圈内的人很难走出去,圈外的人也很难走进来。所以,近年来,我将工作重心放在了更加注重文化艺术如何贴近生活、贴近大众、贴近现实上。

北京·黑桥村艺术家聚集地被拆迁 菌丝基金会组织的艺术家展览活动

林少杰在《带走黑桥》展览现场与艺术家交流

99:对于实现这一理念,做了哪些具体的工作?

林:基于这个理念,我们成立圆成艺术基金会,这是一个向公众开放的综合的文化艺术组织。我们会经常组织和支持新青年艺术沙龙举行艺术体验活动,包括民谣演出、新专辑的发布;艺术家、批评家、策展人讲座;电影放映与导演交流会;文化艺术的新书发布会与作者交流会;文化主题对话;邀请不同艺术风格的艺术家,到独立艺术空间项目——Individual,进行艺术体验创作等。

除了这些常规的活动之外,我们还在不断探索新的形式,组织开展将艺术蔓延到生活一系列活动,努力将艺术蔓延到普通大众的生活中去。比如著名艺术家徐冰的作品——《天书》与《地书》,就在橱窗项目中展出。为了打破艺术与大众的圈界,我们策划举办了艺术家深夜食堂,将美食、艺术、热点话题相结合,尝试以直播的形式拉近大众与艺术家、文学家、影视名人的距离,探讨大家关注的有关艺术、人文、教育等方面的公共问题。

圆成艺术还与新青年艺术沙龙合作,在第24届北京国际图书博览会上,设置了3大展位:《独立成册》、《书塔计划》、《李飒冷眼看世界》。其中《独立成册》,集结了国内各地代表性的40余家艺术机构的书籍、画报、专刊、简报等珍贵资料,如当代唐人艺术中心、站台中国、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上海民生美术馆、OCAT、中国现当代美术文献研究中心等,同时还有40多位独立艺术家提供的艺术书籍,可以说是国内艺术出版中一场前所未有的大聚会。

《李飒冷眼看世界》通过陈设装置作品、冰箱贴墙、摄影作品墙等,结合艺术家现场签售,配备展览讲解员,为前来体验的观众讲解当代艺术的同时,也为艺术走进生活提供了可能性,大大增强了与观众的互动,也增强了受众的艺术体验。

《书塔计划》是由摄影师潘溪等人发起,圆成作为协办方主力推动的一个公益项目,旨在推进倡导全民阅读的公益性项目,为大众参与到艺术中来,打开更多的途径和窗口。

第24届北京国际图书博览会上,圆成艺术展位现场展出 北京各大艺术机构和美术馆出版的图书汇展——《独立成册》

香港圆成文化艺术基金会在 第24届北京国际图书博览会上的公益展海报

4

扶持新锐艺术家

99:除了这些面向公众的文化艺术活动,据了解圆成文化艺术基金会也在积极扶持新锐艺术家?

林:坦率地说,我毕竟是个艺术圈的门外汉,虽然有一股热情,但是缺乏完整的理论修养。但我始终坚持凡事不违初心,所以凡事能为文化艺术尽点绵薄之力的事情,我都愿意去做。

圆成文化艺术基金会为了探索中国当代水墨画的新发展,奖掖和扶持中国青年艺术家,2015年我们专门为当代青年艺术家李宁在成都当代美术馆举办了的个展《林中路》。当时著名当代艺术批评家皮道坚作为学术主持人认为,李宁的作品是当代水墨艺术的另类,是在传统文化上的自信,又与传统水墨拉开了距离,是当下对一 种文化的自觉,透露出东方哲学的微言大义。著名艺术批评家鲁明军作为策展人认为,对李宁艺术家不要用以传统的水墨画家来看待,而更应当以当代艺术家的视角来审视。借此机会,展会还组织了以李宁当代水墨艺术作品展览为契机的当代水墨艺术专题学术研讨会。

扶持新锐艺术家这项工作我们会一直持续下去。

圆成艺术基金会为当代水墨艺术家李宁 在成都当代美术馆举办的个展——《林中路》现场

圆成艺术基金会为当代水墨艺术家李宁 在成都当代美术馆举办的个展——《林中路》现场

5

让艺术走进自闭症儿童的世界

99:通过艺术支持社会慈善,是出于什么样的考虑?

林:我希望能将艺术融入社会关爱,让社会更有温度。文化艺术更多的属性应该是社会性的、公益性的。中西方那些极为重要的建筑、博物馆、艺术馆、陈列馆、艺术家纪念馆,绝大多数都是公益性的,这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了我。身为一个艺术从业者,不能仅仅为了艺术而艺术,同时也要关注社会的需求。

自闭症儿童是容易被社会忽视而又特殊的一个群体,但是这个群体往往对于绘画、音乐具有独特的天赋和兴趣。为了引发更多人对自闭症儿童的关注,圆成艺术基金会与中国社会福利基金会联合举办了放进安徒生的笔筒——自闭症儿童公益活动。

这次活动号召了来自全国各地,如苏新平、王华祥、栗宪庭、西川、肖全、贾樟柯、王磊、何岸、张全、贺敏、李宁等200多位批评家、艺术家、导演、作家、诗人、音乐人的响应和支持,他们的艺术作品通过圆成艺术品交易平台,进行公益售卖,售卖所得全部捐赠给中国社会福利基金会自闭症儿童救助基金,专项用于自闭症儿童的救助,帮助自闭症儿童康复治疗,培养他们的绘画、音乐、书法的兴趣爱好。这次活动在让社会上更多的人关爱这个特殊群体上,起到了积极的引导作用。

林少杰(左三)与中央美院造型学院王华祥副院长(左二) 等到场嘉宾进行现场交流

香港圆成文化艺术基金会主办的放进安徒生的笔筒——自闭症儿童公益活动

6

应用科技创新,搭建艺术品流通平台

99:除了面向艺术家和社会公众的活动之外,圆成艺术基金会在艺术品交易的领域中,在做哪些工作?

林:2018年6月,在成都市阿玛尼艺术公寓,我们举行了MYART(玛雅) 艺术品流通生态项目新闻发布会暨项目推进会。来自美国、尼泊尔、白俄罗斯、韩国、泰国、阿尔巴尼亚、香港文联、香港美协等文化使节、艺术机构和艺术家代表参加了会议,泰中艺术家联合会、中奥文化交流中心、中央美院、中国美院、天津美院等艺术机构和艺术院校、艺术家以及主流媒体等100多位代表参加了会议。这次会议也得到了四川省、市、区相关部门的支持。

圆成艺术基金会一直在探索建设一个艺术品展示、交易的生态系统平台,让艺术家、艺术机构、艺术媒体、艺术品消费者、艺术品藏家、艺术品耗材商家,乃至艺术衍生品都能在一个系统平台上实现价值交换,在艺术品与大众之间提供他们所需的入口和出口,为推动全球文化艺术产业发展,为艺术品流通生态提供互联网技术服务。这也是我一直在努力的方向。

林少杰在活动现场致辞

林少杰的道路看似一路坦途,但其中也必然有他未言及的辛酸苦辣和五味杂陈。对此,林少杰在采访的最后诙谐地借用陶渊明的一句诗,表达了他一直努力的心态:此中有真意,欲辨已忘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