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内地春季拍卖会现当代艺术热点话题

8月,全国约17家拍卖公司开启春季拍卖,北京瀚海、北京保利罕见缺席。 从2020年内地春季拍卖会的成交价格变化来看,现当代艺术品的价格仍在上涨,这也反映出市场对高端拍品的需求持续增长。 以周春芽的部分作品为代表的中高端拍卖品对市场周期性变化的抵抗力更强。 因此,即使受疫情影响整体经济环境不景气,但在拍卖行减量提质的策略下,藏家的交易热情更加高涨。 仍然很高。 与此同时,“新生代”艺术家也表现出色,以青年艺术家贾蔼力为代表的“新生代”势力也留下了不错的成绩。

/拍卖行正在缩小规模/

中国嘉德2020春季拍卖会“二十世纪及当代艺术夜场”落下帷幕。 拍卖拍品26件,总成交额1.866亿元,成交率88%,超出拍卖前估价1.15亿元。 计入近4500万元的现当代艺术日场成交额,本季中国嘉德现当代艺术板块总成交额达2.31亿元。 从各拍卖行拍卖的拍品数量来看,今年中国嘉德现当代艺术板块共有160余件拍品,较往年减少了100余件。 此外,北京荣宝拍卖今年春季拍卖的拍品阵容不足700件。 与2019春拍18场专场1700多件拍品相比,这已经减少了一半以上。 2020北京荣宝春拍最终实现总成交额7.54亿元,成交率89.9%。 与去年总成交额4.62亿元相比,大幅增长说明减量增质的策略非常有效。

与此同时,率先亮相的上海匡时拍卖会今年举办了四场专场拍卖,拍品约600件。 公开数据显示,2018年上海旷世春拍共有14场专场、1600余件拍品,较去年减少至500余件。 西泠拍卖也将拍品数量从去年的5000余件减少至4500余件。

/老牌热门标签依然是焦点/

2020年中国嘉德春季拍卖会上,周春芽的《雅安》《枇杷树》分别以287万和345万成交,《春天来了》以8625万成交,打破了其个人拍卖纪录。 其此前的拍卖纪录《中国山水》在2017年嘉德秋季拍卖会上以4427.5万元成交。 1984年创作的《春天来了》是周春芽“藏族系列”的重要代表作品。 也是该系列中尺寸较大、流传甚少的代表作之一。 与1980年的《西藏新生代》、1981年的《剪羊毛》和1985年的《佐尔盖的春天》并称为他早期最重要的四部作品。

靳尚谊的肖像画《画家詹建军》在嘉德以1380万成交。 《画家詹建军》是他新古典主义写实肖像画的里程碑式的作品。 作品尺寸达到120×115厘米,是市场上罕见的艺术家大幅肖像作品。 靳尚谊的多幅作品已进入国家美术馆永久收藏,而至今仍能流通的大尺幅画作尤为罕见,可见其作品的巨大潜力。

《夜曲》是吴大羽的经典作品,在今年嘉德春季拍卖会上以828万成交。 吴大羽是探索中国艺术现代化道路上的先驱者和启蒙者,开启了中国现代抽象艺术的篇章。 很长一段时间,吴大羽作为一位生活在法国的小众艺术家被艺术史所遗忘。 近年来,他在拍卖市场重新受到关注,为市场贡献了多件成交额过千万的作品。 在2020年永乐夏拍中,他的四幅小蜡笔画《无题》、《无题II-170》、《漂洋过海I-343》、《无题II-588》也取得了不错的成绩。 ,分别售出 161,000、97,750、161,000 和 115,000。

此外,今年嘉德春季拍卖会上,曾梵志的《肖像》和《面具系列:木马》分别以16.1万和8.28万成交; 徐行知的《港湾的早晨》以488.7万成交,创下个人纪录; 袁运生《孤独》以989万成交,打破袁运生油画拍卖纪录。

2020年北京永乐夏季拍卖会上,曾梵志的《面具1996第6号》是他最重要的代表作品,以1.61亿元成交。 该作品是曾梵志“面具”系列中极其重要的一部分。 一幅罕见的集体肖像画。 1.61亿元的成交价不仅创下了曾梵志个人拍卖新纪录,也创造了中国当代艺术最高拍卖价格。 据报道,该作品2008年在香港以逾7000万港元成交,2017年在保利香港以1.05亿港元成交。鉴于曾梵志的《最后的晚餐》入围的可能性不大,再次上市,这部大型代表作也被视为收藏曾梵志主要作品的为数不多的机会之一。 本次拍卖成交价第二高的是吴冠中的《秋瑾故居》。 起拍价5000万元,加佣金后成交价7015万元。 从这一点来看,老牌的热门艺人还是有很强的潜力的。

/ 新生代艺术家的多款新作品/

在今年的嘉德春拍中,新生代青年艺术家王兴伟的《高粱田与绘画》以569.25万元成交。 据《卫报》官网介绍:“此次拍卖的《高粱地》是艺术家最重要的早期作品之一。这幅作品作于1991年,是王兴伟毕业后的第一幅创作,也是为2017年中国美术大赛做准备。”同年为协会组织的纪念建党70周年全国美展进行主题创作,后参加中国油画双年展并获学术奖。 此外,其作品《可怜的老汉密尔顿》在2019年中国嘉德春季拍卖会上刷新了其个人作品的成交纪录,为2185万元。 2012年,以345万元的价格被北京保利出售。

另一位重要的青年艺术家谢南星,虽然他的作品《丑寓意象》和《十滴泪》没有卖出,但他的《丑寓意象》属于他个人对“非叙事”抽象风格的偏爱。 转型是一项重要工作; 此外,《无题三号》在今年永乐夏季拍卖会上也未成交。 遗憾的是,从拍卖的角度来看,这些作品都没有拍出。 我们期待将来在其他拍卖会上出售它们。 有更好的结果。 谢南星的作品《无题(有声有声二)》在北京保利2016年秋季拍卖会上以736万成交,取得了可喜的成绩。

其他取得骄人成绩的青年艺术家还有黄宇兴的三幅作品《十八岁》、《大江涡流》、《爱的灯塔》,在中国嘉德春季拍卖会上分别以105.8万、149.5万、11.5万成交。 北京永乐夏季拍卖会上,《局外人》和《杨勇肖像》分别以69万和43.7万成交; 秦琪的《室内》和《西藏博物馆》在嘉德春拍上分别以57.5万和74.75万的价格成交。 《阿里巴巴3》在永乐夏季拍卖会上以新台币48.3万元成交。 在2019年北京保利春拍中,秦琪的大型作品《美丽机车2》以322万元成交,大幅刷新其个人拍卖纪录。

青年艺术家贾蔼力在今年的北京永乐拍卖会上刷新了个人拍卖纪录,其作品《蓝山》以2185万成交。 2007年创作的作品《疯狂场景》于2019年香港佳士得春季拍卖会以650万港元起拍。 最终以1812.5万港元(加上佣金)成交,远超拍卖前8至1000万港元的估价。 作为当年拍卖的最高价拍品,不仅打破了艺术家个人拍卖纪录,也成为了70年代中国当代艺术家的最高拍卖纪录。

新一代年轻艺术家不仅在本次内地春拍中呈现出不少新作,而且取得了不错的成绩。 新一代艺术家的潜力不容低估。 各大拍卖行对于新生代力量的探索也将成为下一轮市场竞争的焦点。 (孙子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