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现文艺新气象 创造文化新辉煌新时代优秀舞台艺术剧目展评

《光明日报》(2023年4月2日第12页)

 

舞诗剧《唯有绿色》剧照 文化和旅游部艺术司供图

热点艺术教育进课堂_热点艺术空间_艺术热点/

音乐剧《花与号手》剧照 文化和旅游部艺术司供图

艺术热点_热点艺术教育进课堂_热点艺术空间/

杂技剧《上海保卫战》剧照 文化和旅游部艺术司供图

艺术热点_热点艺术教育进课堂_热点艺术空间/

歌剧《沂蒙山》剧照 文化和旅游部艺术司供图

【热点观察】

由文化和旅游部、北京市人民政府共同主办的新时代优秀舞台艺术剧目展正在进行中。 61件新时代以来创作的优秀作品和修复的经典作品将通过线下和线上表演相结合的方式为观众带来一场艺术盛宴。 其中52部剧目在北京各大剧院演出约99场,并在网上同步播出; 9部剧目上线播出与观众见面。

剧目涵盖京剧、昆剧、豫剧、莆仙剧、话剧、儿童剧、戏曲、舞剧、音乐会、交响合唱等艺术门类,代表了近十年来我国舞台艺术的最高水平。 这些作品以其深刻的思想、精湛的艺术、精良的制作,成为新时代闪亮的文艺坐标。 通过这些作品,我们不仅可以一睹近十年来我国舞台艺术的成就和风采,也可以为今后的舞台艺术创作总结经验。

传承红色基因

讲好党的故事、革命的故事、英雄的故事,传承红色基因,是广大文艺工作者的神圣使命。 新时代十年来,涌现出一大批优质红色文艺作品,红色题材创作不断突破——作品中的人物越来越有血有肉——血。 用人文手法讲述红色故事已成为创作者的文化自觉,红色美学的创新表达路径逐渐形成。

本次展览的红色题材作品数量大、质量高,其中多幅作品荣获“五个一工程”奖、文华奖。 内容上,有重新上映的讲述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故事的红色经典《白虎》,还有新打造的宣扬伟大“红船”的《红船》。 《红船精神》和《沂蒙山》展现了军民之间的大爱。 从作品类型来看,有京剧、川剧、越剧、戏曲、昆剧、赣南采茶戏等,还有歌剧、话剧、音乐剧、杂技等。 可以说,红色已经成为新时代舞台美术创作的重要底色。

崇尚英雄才能出英雄,争做英雄才能英雄辈出。 革命英雄是红色文艺作品的主角。 此次展览中,有不少歌颂革命英雄的作品。 在塑造英雄形象的过程中,创作者将视角更多地转向英雄的日常生活,着力描绘英雄的内心世界,着力挖掘英雄的情感,展现英雄更“有个性”的一面。 让舞台上的英雄形象更加可信、可亲、有血有肉。 比如,弯弯曲子《杨傲之恋》,以独特的视角展现了杨开慧烈士“以生拥抱死,以死礼赞生”的心路历程; 川剧《江姐》中,不仅有精彩的奋斗故事,还有深厚的夫妻感情; 昆剧《瞿秋白》以虚构与现实相结合,真实与虚幻的方式,讲述了瞿秋白在生命最后一刻与母亲、挚友、爱人的告别,带领观众走进昆曲的内心世界。烈士。 创作视角的转变拉近了红色历史、革命先烈与当代人的距离,为当代观众搭建了一座与英雄心灵对话、情感沟通的桥梁。 同时,也让作品变得更加耐人寻味、更加感人。

此次演出的红色题材作品不仅摆脱了以往一些作品“人物表情、台词口号、程式化情节”的刻板印象,而且在选材和形式上大胆创新。 比如《枫叶如花》引入谍战元素,成为越剧史上第一部红色谍战剧; 红色杂技剧《上海之战》不仅将红色文化、海派文化、江南文化深度融合,而且实现了技艺与语汇的融合。 创新地将杂技技巧与艺术叙事完美结合; 红色寓言剧赣南采茶剧《一个人的长征》融入喜剧元素,让这部题材十分严肃的作品变得生动活泼,带领观众在轻松幽默的剧情中看到信仰的力量。

表达时代的变迁

本次展览还涵盖了许多现实题材的作品。 从作品内容上看,不仅呼应脱贫攻坚、乡村振兴、科教兴国等国家战略以及“一带一路”倡议,而且艺术地呈现了路遥、黄旭华、刘永潭、张桂梅等英雄模范的感人事迹,以及普通百姓生活酸甜苦辣的精彩描写。

此次呈现的现实题材舞台美术作品,很大一部分讲述的是“三农”的故事。 现代京剧《土地长歌》凸显当代农民风采; 湖南花鼓剧《花烛司令》诠释“政策惠农”、“科技助农”、“奋斗强农”主题; 秦剧展现了新时代乡村新面貌。 《郝家桥》、反映新农村建设热实践的彩色剧《新刘三姐》、诠释“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理念的电视剧《青松岭好日子》、讲述脱贫攻坚到乡村振兴故事的歌剧《青松岭好日子》。 《乱风桥》……不同艺术类型的乡村题材作品共同描绘了一幅新时代山村巨变的壮丽画卷。 值得一提的是,为了创作这些作品,艺术家们经常深入乡村、深入群众,体验生活、采集素材、寻找灵感。 大量沾满泥土、露珠、蒸汽的作品相继出现,表明“深度渗透”正在成为众多创作者的自觉行动。

本次展览重点展示当代英雄模范的戏剧作品,包括《深海》、《路遥》、《桂梅老师》、《谭先生》等。 他们分别讲述了“中国核潜艇之父”黄旭华、作家路遥、云南华坪女中校长张桂梅、战略科学家刘永潭等人的人生故事,讴歌了他们的高尚品质和奋斗精神。 。 这些作品以当代英雄模范为出发点,关注时代,反映现实,思考人生。 他们不仅确立了自己的思想价值、审美品格、艺术地位,也为戏剧民族化、现代化的探索做出了贡献。

文学艺术是时代进步的号角。 他们最能代表一个时代的风格,最能引领一个时代的精神。 参展的许多作品不仅充满现实主义精神,而且散发着浓郁的时代气息。 通过话剧《赛罕之歌》展示“生态优先”的绿色发展理念; 通过歌剧《天使日记》,我们回顾举国上下齐心协力抗击疫情的难忘岁月; 通过话剧《龙与零丁海洋》,歌颂国家在基础设施领域取得的巨大成就; 通过交响音乐和绘画《海峡》,我们看到了海峡两岸的历史变迁; 通过音乐、舞蹈、诗词、绘画《掀起你的盖头》展现美丽新疆的新发展、新成就、新面貌。

如果说上述作品是对时代变迁的直接描述,那么蔡雕《木匠的琴梦》、奚剧《庄台》、越剧《钱塘丽》、京剧《木匠的琴梦》等作品《先行者》用的是普通人的烟花。 生命奏响时代主旋律——在这个伟大的时代,即使是普通的“小人物”,只要有梦想,不断奋斗,也能实现自己的梦想。

展现家国情怀

历史题材一直是舞台美术创作的重要领域。 许多历史人物、历史事件都被前人多次解读过。 因此,今天的历史题材创作必须拿出新思路,不能“演老戏”、“演老戏”。 相反,它必须重新想象历史故事并理解历史。 人物重塑。

一个时代的文学艺术作品,反映了一个时代人们精神面貌和精神探索的高度、深度和丰富程度。 当今的历史题材创作要想出新意,首先必须立足于道德伦理价值评价和审美传承与转型的当代维度,体现文艺创作的现代性。

此次演出的历史题材作品有秦剧《大王西游》、越剧《苏秦》、舞剧《张骞》、淮剧《反宫帝》、话剧《屈原》、《于成龙》、在每部作品中,观众都能看到历史和现在。 比如,《王者之旅》中“中华民族是一家人”的理念,与我们今天倡导的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不谋而合; 《于成龙》展现的“以人为本、勤政廉洁、果敢”的官员美德历经数百年,至今仍充满现实温情。 这些作品的共同经验是通过历史人物和历史故事来推动现代性,其本质是对传统的再创造。

面对传统的主题和故事,艺术家赋予作品当代的表达方式。 这种具有现代性和现代意识的创作理念对于包括舞台艺术在内的所有艺术门类都具有启示意义。

历史上,以传统戏曲为代表的舞台艺术作品大多弘扬以“忠孝节义”为核心的传统价值观。 “忠、孝、节、义”作为封建社会的道德标准,有一定的历史局限性。 因此,今天的艺术创作必须创造性地改造、创新性地发展传统历史剧中的价值观,使之与现代社会相协调,与当代中国文化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相兼容。 此次演出的所有新历史剧都将家国情怀贯穿始终,成功升华了传统道德伦理。 比如越剧《苏秦》中,苏秦前半生追求个人理想,后半生超越自我,将自己的智慧、才华乃至生命奉献给了那个时代,在换取六国人民安居乐业; 淮剧《范公堤》中,范仲淹是潮人英雄。 我们克服重重困难,全力修筑堤坝,保护沿海人民。 每个人物都将“小我”融入“大我”,在社会价值的实现中完成个人境界的升华。

引领艺术创新

作为过去十年舞台艺术领域优秀作品的集中呈现,本次展览的意义不仅在于让人们看到过去十年的成就,也为后续的创作提供经验和参考。

“创新”是所有体验中最重要的关键词。 例如,舞诗剧《杨家岭之春》从延安经典木刻版画中汲取创作灵感,讲述了中国文艺青年以激情和艺术投身革命的动荡岁月。武器; 舞剧《五星出东方》以对文物的艺术想象力的考察为灵感,充分释放和拓展了舞蹈的审美想象力; 歌子剧《侨批》取材于华侨回乡寄来的一封“银信合一”的特殊信件《侨批》,成为我国首部以“侨批”为主题的歌剧作品。 一些创作者常常抱怨“不知道写什么”、“写不出新的想法”。 究其原因,与创新能力不足有很大关系。 如果这些创作者也像上述作品的主要创作者一样,敢于放飞想象力,大胆创新,灵感和新想法就会源源不断地涌入。

当然,创新不仅要有好的角度和意图,还要有好的内容和表现形式。 例如,莆仙戏《伞上行走》对传统莆仙戏经典《姜世龙》、《两颗珍珠的故事》进行了部分重组,并增加了关键戏剧内容进行了重新锻造,为当前莆仙戏的发展开辟了一条新路。歌剧行业保持诚信,创作创新; 舞诗剧《唯绿》用思想的流动构建了全剧的精神世界。 通过虚实人物的交织、古今情感的交融,赋予传统文化形象无限的生命力和想象空间。

本次展览汇聚了一批优秀的老、中、青年艺术家,包括王洛勇、陈之琳等知名艺术家,以及鲁伟、沉铁梅、曾昭娟、贾文龙、惠敏莉、李梅、王宾梅、王庆双、周栋梁、史夏明、付强等正值事业巅峰的著名演员,以及谭维维、王传良、高鹏、张翰、孟庆阳、侯岩松、王迪、罗晨学、赵雷、黄艳艳、张海东、朱晓鹏等近年来冉冉升起的新星,都展现了自己的出色表现。 新时代舞台艺术代代传承、人才辈出,这是令人欣喜的景象。

(本报记者 韩野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