鲍栋北京当代强调的是像光谱一样丰富的本土性

第六届“北京当代·艺术博览会”于2024年5月23日至26日于全国农业展览馆的11号馆举办,其中5月23日至24日为贵宾预览日,5月25日至26日为公众参观日。

在2023年的“重聚”之后,今年的北京当代以“凝聚”为主题,把全城、全国及至全世界各地的艺术力量聚合在丰富与立体的在场形式中,与大家共享一个纷呈的“艺术世界”,共度一段精彩的“北京时间”。

在今年的“北京当代”开幕之前,我们采访了北京当代·艺术博览会艺术总监鲍栋,请他谈谈今年“北京当代”的变与不变。

鲍栋

策展人、北京当代·艺术博览会艺术总监

Q

今年“北京当代”的主题定为“凝聚”的原因是什么?如何在当下的文化、艺术环境中解读这个主题?

鲍栋:去年“北京当代”的主题是“重聚”,原因大家都知道。在定今年的主题的时候,我们考虑要保持一定的延续性,“凝聚”的含义,我觉得首先,一个艺博会最关键的作用是聚合力,要有能把大家聚集起来的能量。

第二,今年在“北京当代”同期,北京艺术圈有个很大的特点——整个北京凝聚起来了。画廊周北京、JINGART艺览北京也同期举办,形成了北京艺术季。以此为契机,在时间上大家也凝聚起来了。这也是“凝聚”的一层含义。

北京当代艺博会2018年现场

Q

本届北京当代将提升内容的丰富性和包容度,在一个追求差异化和独特性的时代,打造一个以丰富性和包容度为特色的艺博会品牌是出于什么样的策略?这与北京地区的艺术市场和创作生态有着什么样的关联性吗?

鲍栋:“包容度”一方面代表了一个艺博会要有一定的规模。艺博会这种形式可以追溯到1850年的万国博览会。1855年,在巴黎举办的第二届万国博览会里开始有了艺术单元。艺博会与一般的展览和活动的不同之处在于可以让参与者和参观者在集中的时间内感受到艺术生态的全景。没有反映艺术的全景就不能叫艺博会,这是艺博会的底层逻辑。

除了具备规模之外,还要有各个艺术生态层次的丰富性。丰富性指的不仅仅是数量,更是层次。中国当代艺术的文化地层很复杂,这也决定了艺术生态具有丰富的层次。在“北京当代”中,我们有聚焦新媒体、数字艺术的“数置单元”;也有水墨艺术和传统媒介作品;有功成名就的老艺术家,也有崭露头角的新锐艺术家;有着几百万美元的作品,也有几千人民币的作品,这些都体现了生态层次的丰富性。

今年,我们不止于聚焦内场,还在外场积极与整座城市发生关联。所以,今年我们有针对性地设置了很多外场活动和路线,包括美术馆特别活动、艺术家工作室探访、在拜拜迪斯科举办的after party等。

北京当代艺博会2019年现场

Q

今年的“北京当代”与往届相比,有哪些值得期待的不同点?

鲍栋:我们今年在内场展位空间结构上做了一些调整。去年那种传统艺博会的场馆空间我觉得有点呆板,大家也反映有点拥挤,逛起来有些累。今年会在内场中设置一些空间错落,也会留出更多空间供大家休息、休闲;同时,今年的“众望”单元会有更多的内场公共艺术。包括为藏家设计的外场线路,也不是单一的,藏家可以根据自己的兴趣点选择更适合自己的参观线路。总之,我们今年会着重提升藏家和观众的观展体验感。

Q

一般来说,艺博会只是聚焦内场,今年“北京当代”为什么要设置一些外场线路?

鲍栋:博览会一定要跟它所处的城市有关系。能做艺博会的城市都有一个特点,就是这座城市本身就是个中心城市,从基础设施到人文环境再到经济基础,都是有足够的支撑的,不管是纽约、巴黎、东京、伦敦还是香港,都是这样。所以,艺博会不能只限于场馆这个单一空间,它要与整座城市产生关联。

Q

如何定义“北京当代”一直以来所坚持的“本土性”?

鲍栋:本土性指的并不是北京。本土性强调特殊性,但又是普遍的特殊性。一个巴黎的画廊和一个东京的画廊,他们的工作方式、合作的艺术家肯定是不一样的,这些是从土壤里面长出来的东西。我们一直强调的是希望不同的画廊、不同的艺术家从他们各自的环境中长出来。艺博会上,我们只是把他们凝聚在一起,让藏家和观众看到各种各样丰富的本土性。提到本土性这个概念,我想到十几年前一句很流行的话——“地球是平的”,但地球显然不是平的,这是新自由主义者的一个幻想和简单化的想象。地球是很复杂的,每个地方的人和文化都有自己的经验和历史,我们也许可以反过来说——地球是凹凸不平的。艺术也是一样。

“地球是平的”是站在自我中心立场的观念,而我们所强调的不是中心主义的本土,而是像光谱一样具有丰富变化性的本土。

北京当代艺博会2020年现场

Q

今年“北京当代”除了中国内地画廊,国外和港台地区画廊的比例与去年相比有什么变化?

A:比去年多,尤其是我们今年重点邀请了一些和香港的画廊,这也符合我们强调的渐变的“光谱”观念。我们今天说的“国际”international这个概念,似乎总是与本土有着泾渭分明和非此即彼的割裂,实际上并不是这样。比如说,从纽约飞到北京,要经过很多个不同的时空,但这些时空应该是渐变的。中国从北向南,从东到西,艺术也是渐变的。所以,今年参展画廊的结构也体现了我们所强调的“本土性”概念,突出本土的经验与艺术的关系。但“本土性”是慢慢往周边扩散的,所以,我们今年先从香港和地区的优秀画廊开始扩散。

Q

北京当代在参展画廊的选择上有着什么样的标准?

鲍栋:我们对申请画廊有三个基本的要求:一是要有固定的空间;二是有长期合作的艺术家;三是有稳定的、有序的展览。关于参展画廊在哪个板块中露出,取决于画廊带来什么样的项目、内容、艺术家和画廊自身的定位。除了这三个基本的要求外,我们对统一的标准并不强调,比如说每个画廊必须要符合什么样的标准才能参展。

北京当代艺博会2021年现场

Q

上一届“北京当代”,有人说,从整体风格来看,比较趋于年轻化和强调视觉化的绘画作品。你怎样看待一个艺博会上反映出的比较明显的整体艺术风格倾向?

鲍栋:数量上有增加同比例就会放大某种作品的风格。博览会就像一本很厚的杂志,对于观众和藏家来说,很难从头到尾每一页都仔细看,每位观众选择自己喜欢的内容看就可以了。我觉得一个艺博会的丰富性是超越一切的,这样才能产生真正的推动力。

艺博会面向的是广大的观众,并且一定是要给艺术系统带来增量的,而增量的结果是能够吸引到以前没有来过的人,这是核心问题。大家如果想看大型展览可以去美术馆,想看某个艺术家的深入个展可以去画廊,但艺博会从来不是只呈现某种类型,一定要丰富和包容。用一个比较俗的词就是一定要琳琅满目,也是所谓的丰俭由人。

Q

为了帮助展商实现更多的销售,北京当代会加强哪些方面的工作?

鲍栋:这是一个很宏观的问题,当然也有很具体、很微观的细节。很多藏家在“北京当代”现场会让我带他们看作品,甚至还有让我帮着还价的。这些是微观的体现。

宏观体现在一个艺博会能不能吸引足够多的人来,我认为这是最关键的。艺博会的品牌和吸引力建立起来了,才能实现更多的销售。我们今年为藏家设计的线路,刚一公布就报满了,说明大家是很有热情参与的。

当然,在日常工作中,我们也非常注重对藏家的维护和拓新,形式也比较多样化,比如品牌活动、藏家晚宴等等。但我认为艺博会是个综合的系统,不仅仅只体现在销售这一个层面。销售依靠的不是生硬地推销,而是先要把品牌吸引力建立起来,这才是最关键的。

北京当代艺博会2023年现场

Q

在当下的经济环境中,你觉得中国当代艺术市场面临的比较大的挑战是什么?

鲍栋:实际上,经济大环境对艺术圈的影响没有那么大,当代艺术在整个经济体中的份额并不大,所以宏观经济对它的影响非常小。在这样的经济环境中,因为投资渠道有限,艺术品投资反而是个热点。但整体来说,网红风、潮流风等消费级的收藏这两年显然没有前几年火,这恰恰也是画廊和藏家重新洗牌的时期。我觉得在这种环境下,画廊还是要坚持走长期主义路线,不能只看眼前,艺术家的创作也是一样。在市场可能没有那么好的时期,反而要把内容做好,因为市场是有周期的,但谁都不知道这个周期什么时候又回来。


「北京当代·艺术博览会 — 凝聚」

“价值&未来”板块

部分画廊、机构参展作品

(排名不分先后)

常青画廊圣吉米那诺 北京 穆琳 哈瓦那 罗马 圣保罗 巴黎 迪拜

部分参展作品

安东尼·葛姆雷 Antony Gormley
摇摆 II SWAY II
铸铁,194.7 × 56.2 × 45.5 cm,2023

邱志杰
地球居民5:兴趣地图 Tellurian 5: Geography of Interests
中国墨、纸球、铜座, 直径: 47 cm,2018

德玉堂画廊上海

部分参展作品

爱德华多·阿郎兹–布瓦罗 Eduardo Arranz–Bravo
甘松IX Nardo IX
布面油画,195 × 260 cm,2022

明畫廊香港

部分参展作品

林天行 Lam Tian Xing
映日 Bathing in the Sun
水墨设色纸本,138 × 68 cm,2021

K空间成都

部分参展作品

周春芽
桃花 Peach Blossom
纸上丙烯,80 × 106 cm,2024

尹朝阳
秋潭 Autumn Lake
布面油画,250 × 350 cm,2022

凯旋画廊北京

部分参展作品

关音夫
绿色的仪式 Green Ritual
木板丙烯,180 × 150 × 7.5 cm,2024

许宏翔
夜归 No.3 Living by Night No.3
布面油彩、丙烯,200 × 150 cm,2024

宝吉祥艺术中心台北

部分参展作品

欧静云
月池 Lunar Pond
油彩、铝箔于画布,55 × 55 cm,2023

永樂艺术空间北京

部分参展作品

张晓刚
血缘——大家庭:同志 Bloodline: Big Family–Comrades
布面油画,80 × 100 cm,1997

皮埃尔·博纳尔 Pierre Bonnard
浴室中带手套的裸女 Naked Woman with Glove
布面油画,70 × 45 cm,1924

当代唐人艺术中心北京 香港 首尔 曼谷

部分参展作品

比恩· 卡勒加 Bjorn Calleja
盛开的人 Man In Bloom
布面油画、丙烯、气溶胶,180 × 150 cm,2024

灿艺术中心北京

部分参展作品

李晓奇
嬉水 Playing in the Water
布面油画,160 × 130 cm,2023

清影艺术空间 杭州 纽约

部分参展作品

沃特·罗宾逊 Walter Robinson
纸牌玩家 Card Player
纸本丙烯,31 × 23 cm, 2023

逸空间南京

部分参展作品

李宝荀
临界区域 No. 12 Critical Section No. 12
纸上水彩、墨,144 × 108 cm,2022

金格空间上海 深圳

部分参展作品

宋陵
物事生非–28号 Make Ado about Nothing No. 28
水墨纸本,56 × 40 cm,2023

伊日艺术计划台北

部分参展作品

黃望福 Huang Wang-Fu
强出头 Standing Out
亚克力彩、画布、银箔,60 × 80 cm,2023

共感画廊东京

部分参展作品

suma
虎鲸充气游乐设施 Inflatable Ride on Orca
胶合板、油画、油画棒,45.5 × 70 cm,2023

观看当代艺术中心兰州

部分参展作品

李止
听泉图 Listen to the Sound of the Spring
纸本矿物色,82 × 59 cm,2022

麦勒画廊北京 卢塞恩 苏黎世 阿尔德茨

部分参展作品

胡庆雁
废品 VII Waste VII
大理石,56 × 72 × 7 cm, 2023

鞠婷
+- 020518, 2018
木板丙烯,125 × 154 cm

Lucie Chang Fine Arts香港

部分参展作品

周彬彬
竹子1 Bamboo I
布面丙烯,65 × 81 cm,2023

師薈文化香港

部分参展作品

艾米莉·波普 Emily Pope
消散 Dissipating
布面油画,91 × 61 cm,2022

北京公社北京

部分参展作品

马秋莎
高山上的天使 Angels on the Mount
镜面红铜板上照相制版、手工腐蚀绘画
90 × 48 cm × 3,2022-2023

洪浩
万相之三十二 Everchanging Appearance No. 32
油画、材料、画布,120 × 195 cm,2022

蜂巢当代艺术中心北京 上海

部分参展作品

杜京泽
面具 Mask
布面油画,80 × 70 cm,2023

龚辰宇
冬眠3号 Hibernate III
布面油画,200 × 280 cm,2023

没顶画廊上海

部分参展作品

徐震®
山水—饮料(太湖文人石)
Shan Shui – Beverage (Yellow Taihu Scholars Rock)
水墨绢本,200 × 198 cm,2023

王梓全
XX
树脂、油漆、光敏树脂材料,56 × 140 × 105 cm,2023

玉兰堂北京 上海

部分参展作品

王立伟
如影 Inseparable
牛皮、树脂,60 × 95 × 150 cm,2023

墨方北京

部分参展作品

姜波
黑钛金系列–艳阳天 Black Titanium Series–Sunny Day
钛金不锈钢、铝合金、铝塑板
125 × 125 × 8 cm,2023

UNZIP PROJECT伦敦

部分参展作品

陈澈
未知生长 No. 4 Unknown Growth No. 4
画布综合材料,196 × 147 cm,2023

平艺术空间台北

部分参展作品

郭辉
清溪曳杖 Clear Stream
绢本设色,172 × 116 cm,2023

站台中国当代艺术机构北京

部分参展作品

代洲
褶皱 The Fold
布面油画,200 × 300 cm,2024

HdM 画廊北京 巴黎

部分参展作品

郑孟强
盛夏 Midsummer
布面油画,150 × 110 cm,2023

偏锋画廊北京

部分参展作品

倪军
古今如梦 Dual Dreaming
布面油画,60 × 50 cm,2023

千高原艺术空间成都

部分参展作品

薛若哲
20231121–20231204
亚麻布丙烯,50 × 40 cm,2023

魔金石空间北京

部分参展作品

郭鸿蔚
关于采薇的习作 No. 2
布面油画,100 × 80 cm,2023

星空间北京

部分参展作品

邱炯炯
少年心气 Adolescent Aspirations
铝板油彩,120 × 120 cm,2023

康好贤
一只具有想象力的香蕉 An Imaginative Banana
亚麻布丙烯,99 × 147 cm,2024

亚洲艺术中心北京 台北

部分参展作品

陈文骥
那是:白+灰 That: White + Grey
铝塑板上油画、丙烯、喷罐漆,40 × 50 cm,2022

蓝岸画廊深圳

部分参展作品

章剑
我的花园 Garden
布面油画,200 × 150 cm,2023

Crossing Art纽约

部分参展作品

布鲁斯·鲁宾斯坦 Bruce Rubenstein
米施莱夫的灵魂 Souls of Mischlef
丙烯黑色纹理膏、丙烯油漆、油彩、木炭在未底漆的画布上
195 × 204 cm,2024

L GALLERY首尔

部分参展作品

金官泳 Kim KwanYoung
无意识的记忆 The Memory of the Unconscious
丙烯酸和油画布,117 × 91 cm,2024

大田秀则画廊上海 东京 新加坡

部分参展作品

赵要
很有想法的绘画 III–425 A Painting of Thought III–425
织物上丙烯,200 × 180 × 8 cm,2019-2023

「頌」艺术中心北京

部分参展作品

马六明
No. 14
布面油画,200 × 150 cm,2015

户尔空间北京 柏林

部分参展作品

拉斐尔·多梅内克 Rafael Domenech
里克利·提拉瓦尼 Rirkrit Tiravanija
在风暴中心沉思 Meditating in the Eye of the Storm, 2019-2023
纸本数字微喷、木、档案级粘合剂、书衣、五金构件
闭合 Close: 21.6 × 21.6 × 2.5 cm
打开 Open: 55.9 × 21.6 × 21.6 cm

薇薇安·卡库里 Vivian Caccuri
查哈尔之链 Chahal Chain
蚊帐、打蜡棉布、丙烯颜料、橡胶、丙烯树脂
75 × 100 cm,2023

托马斯·舒尔特柏林

部分参展作品

爱丽丝·艾科克 Alice Aycock
丛林流浪 Waltzing Matilda
聚酯树脂,63.5 × 73.6 × 60.9 cm,2012

天线空间上海

部分参展作品

傅强 Owen Fu
无题(晨时珍珠) Untitled (Morning Pearl)
亚麻布面油画,71 × 56 cm,2023